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与猫咪相处的正确方法

琉歌:

努力爆肝:



千粉感谢,背景是哨向那文遥遥无期的结局之后,当独立短篇看也行
宇智波家都是有猫科动物的精神兽的向导
顺序是:柱斑扉泉带卡鸣佐,因为全部独立分段成文所以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打4个tag∠( ᐛ 」∠)_
有雷某个部分的请直接点叉或者拉过




1.与狞猫蘑菇

实际上,叫蘑菇的狞猫也并没有那么众人想象中那么高冷。

至少和豆皮寿司在一起的时候它还是很友好的,哦,豆皮寿司是柱间那只狮子的名字。高傲的猫殿下会迈着优雅的步伐绕着金毛雄狮打转,心情好的时候还会仰起头舔吻豆皮寿司的下巴,这时平日里威武的雄狮就会好脾气地垂首以弥补两者之间的体型身高差异,一派温柔缱绻,一副用情极深。

柱间对此自家精神兽的待遇艳羡不已,他委委屈屈地蹲在墙角画圈,边画边叨叨:“蘑菇为什么不给我摸呢,明明它对豆皮寿司就挺好的啊。”

想想精神兽的物似主人形定理,他就更加消沉了——难不成斑实际上并不喜欢自己所以蘑菇也不亲近自己吗?

柱间可没有什么七窍玲珑心,他的思维总是笔直得跟白杨树干一样,根本做不到百转千折。和喜欢就上啊道理相同,好奇就问不就好了吗?

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向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斑,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声:“斑,你还爱我吗?”

玩跑酷游戏(有带入感,和他平时飞檐走壁时一样酷)玩得不亦乐乎的斑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手一抖,随即屏幕上的小黄人儿就撞在了冰淇淋车上。

——嗝儿屁了。

斑怒发冲冠,回过头来就是一声怒吼:“爱你个蘑菇头!”

这下柱间悬在嗓子眼里的心归位了,毕竟他不就是蘑菇头吗。他摸了摸头,嘿嘿地笑起了起来。斑深感莫名其妙,觉得此人多半有病,本来不太想和他继续交流下去,但柱间笑得傻气直冒,搞得他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在笑什么?”

“斑你好直接的就说了喜欢我我好开心哟。”

柱间显然从那句歧义颇深的话语里得到了极大的鼓舞,这甚至给了他再去摸摸狞猫的勇气。于是柱间蹑手蹑脚,悄无声息地挪动到蘑菇背后,然后“啪”得一下!

抓住了狞猫短短的尾巴。

狞猫受到直接要害的致命攻击,当场便恼羞成怒转过身对准柱间的脸就是一爪。

“呜呜呜我又双叒叕被它抓了…”柱间捂脸哀嚎,“怎么可能!既然斑都说了爱我为什么它还是不爱我!为什么!!!!”

终于搞清其中缘由的斑噗嗤一笑,挑眉道:“因为你每次都抓尾巴啊,笨蛋蘑菇头…”


2.与布偶点点

点点是四只猫科动物里脾气最为温和的猫咪了,它有一身异常柔软的白色长毛,总是眨巴着天蓝色宝石似的大眼睛乖乖跟在泉奈身后,就算不小心踩到它的尾巴点点也不会惊叫出声,像布偶玩具一样听话得让人心疼。

然而一切都是假象。

谁让它主人就是个白切黑呢?

所以以下的情况总是不断在科研所职工公寓里上演。

“扉间我们石头剪子布吧,谁输了谁洗碗。”

“算了吧泉奈,就算你输了你也会用精神暗示指使我洗碗的。”扉间主动系上了围裙,戴上手套走到水池旁边,“你敢说你哪一次不是这样干的吗?”

泉奈不回答,他趴在厚厚的毛绒地毯上,拿着根逗猫棒把布偶猫逗得上窜下跳。被他命名为毛领子的哈士奇眼巴巴地蹲在一旁,看起来非常想和他玩一盘扔瓶子再捡回来的游戏。泉奈抬起手揉揉哈士奇的头,略带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是佐助,没有办法让精神兽接触到除哨兵向导以外的实体。”

哈士奇呜咽一声,委屈地趴在了地上。

“小可怜,都怪你爸爸不好,他为什么就不能努力在精神域里脑补出一个飞盘陪你玩呢。”泉奈转头对点点道,“去替你的小伙伴报仇。”

布偶猫得令,慢悠悠地晃到了专注于用量杯测量该放多少洗洁精的扉间身后,跳起来给了他的屁股一掌。

“谁?”

遭到袭击的扉间转身一看,小小的猫咪正乖乖地蹲在他身后,还冲他“喵”了一声撒娇。

他有些艰难地开口:“……不会是你干的吧?”

“喵?”布偶一脸无辜。

“好吧。”

扉间转回头继续与洗洁精做斗争,然后又挨了一掌。讲道理虽然不痛不痒…但是,很耻啊!

他气势汹汹地转回头,正要发作,就对上了点点天蓝色的大眼睛,那里面凝聚着层层乌云,仿佛他只要敢吼出声就立马大雨倾盆。

“……”最终他只得把布偶猫抱起放在橱柜上,边洗碗边念叨,“猫生如戏,全靠演技,今年的奥斯卡小金猫非你莫属啦。”

3.与兔狲砂糖

呃…砂糖啊,它根本就…和别的猫画风不同,看看它的“玛德制杖”脸,看看它那身贡献了体重一半以上的毛,看看它的小短腿!一看就知道非常单纯非常不做作,和其他宇智波的猫一点都不一样!!!

每隔几天卡卡西都会梦到自己被重达二十吨的巨龙压在身下根本喘不过气来,清晨醒来一看,百分五十是因为带土躺成了个大字形并且把手臂搁在他胸膛上了,另外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就是…砂糖又趴在他胸口睡觉了。

——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俩的。

又是这样一个清晨,卡卡西无奈地将砂糖抱到跟前端详着它的大饼脸,怎么看怎么不像带土…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便戳醒了旁边睡得流口水的带土,出声发问:“砂糖为什么不像你?”

带土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一边揉眼睛一边回答:“说起来你可能不信,砂糖出生那会儿我们家隔壁有只猫,姓王。”

“…你可真博学。”卡卡西镇定地表示,“我第一次听说有人的精神兽是生出来的。”

“其实是这样,我们四个一起去团购精神兽,买三赠一,它是送的。”带土毫不客气地拎起砂糖的脖子把它往地上一扔,“别理它了,大好的早上耶,我们来做一些快乐的事情吧。”

“白日宣淫。”

“不是的,我有正当理由。”带土义正言辞,“这叫补魔,我没蓝了。”

说完他就翻过身扣住卡卡西的后脑勺,和他交换了一个漫长的深吻。

兔狲完全不理解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猝不及防就主人扔了呢?它很是有些委屈。不过这时名为白牙的灰狼体贴地走了过来,叼住它的后颈将它甩在了背后背了出去。

于是心非常大的砂糖高高兴兴地和小伙伴一起出去玩了,不再打扰这满屋旖旎。


4.与黑猫煤球

“煤球为什么总是长不大啊我说?”

鸣人一脸苦恼地蹲在还是只有他两个巴掌那么大的黑猫面前,他摆开了十几种口味的猫罐头任由猫大人临幸,可是今天煤球非要当柳下惠,愣是一个也不碰。

“它本身就小,难道谁都要长得跟小九似的才算长得好?”佐助指了指即使尽力缩小也仍是霸占了半个客厅的九尾狐,“你不觉得这样我们就需要搬家了吗?”

就算形态已发生巨变也还是非常黏佐助的小九开心地对他摇晃起了九条大尾巴,见此,佐助无奈地捂住脸庆幸自己没有把它实体化,否则估计房子已经塌了。

“可是可是…你不知道…”

鸣人又找了点猫薄荷出来试图诱哄,煤球大人依旧高冷万分得扭过头不予以愚蠢的铲屎官一丝一毫注意力。于是鸣人只好放出绝招,掏出了煤球嗑的药——激光灯!亮红色的光点一出,煤球终于抵挡不住诱惑地追逐扑动了起来,这才算是有点活力了。

联邦战神.知名猫奴.漩涡鸣人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转头补完了未尽的话语:“你不知道上次有多吓人啊我说!”

佐助翻了个弧度不大的白眼,勉强回应道:“又怎么了?”

“有一天晚上我醒来,发现煤球不在身边…”漩涡鸣人先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我以为它又消失了,结果发现…”

“发现其实是因为它太黑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佐助抢白,“讲完了,不好笑。”

“……”

被人提前讲出谜底,鸣人瘪瘪嘴委屈道:“我是真的很担心它会再消失不见,就像你之前一样…”

佐助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抱住鸣人拍拍他的背顺气,轻声说:“不会的,你已经找到它了,就像你找到我了一样。”







评论

热度(341)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