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番外」约会计划

琉歌:

精十少女:



娱乐圈au?前文点头像
设定是:超人气偶像助和头号粉丝前线“大炮女神”鸣
总之就是粉丝追偶像追到了手的励志故事
没有原型纯属虚构

这个番外鸣人并没有出场…主要是一些铺垫和说明

以及究竟佐助为什么会约鸣人还那么熟练



1.

“你想知道如何演好精分?”带土双手交握,支着下巴,透过墨镜依稀可见得他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佐助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凭我多年以来的精分经验,…”带土庄严肃穆地放下手,边拉开身后的柜子边说,“得先涂指甲油。”

随着柜门打开,黑漆漆的柜箱里迸发出绚烂无比的七彩之光,熠熠生辉,点亮了整个办公室——宛如巨龙悉心藏匿之珍宝重见天日。

满满一柜指甲油。

佐助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想要揍他一顿。但碍于偶像包袱…好吧,是碍于这里是团扇总部,而他隶属音娱,所以佐助只好站起来转身就走。

“喂!你等等!为什么还没开始就得罪妆发造型到底会不会来事儿了啊!”带土在背后扯着嗓子威胁抗议。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威武不能屈才是应有的气节。佐助决定贯彻落实不畏强权精神,便回呛一句,“给你家卡卡西涂去。”

“我涂了呀,可是…”带土挠挠头,委屈地抱怨道,“他只有十根手指,没法试完所有的颜色,而我又不想洗掉,想一起留着看效果。”

“容我提醒,还有脚趾。”佐助一语中的。

带土醍醐灌顶,当即就要早退回家实行美妆计划,却又想起自己还没解决佐助的麻烦。他思索片刻,一拍脑门,上前几步拉起佐助就往电梯走去,“我记得你是要演总裁对吗?”

“是董事。”

“反正就是那种天凉王破的角色就对了。”

带土按下了顶楼,苦口婆心道:

“有句话说得好,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所以我们要去做个实地调研——参观团扇ceo工作状况并从中吸收攫取经验。”

2.

然而首席执行官正毫无形象地将两条长腿翘在办公桌面上,手里拿着本《短线跟庄实战技法》,看得津津有味。

见此,作为5%股份的持有者,带土甚是担心这破公司经营状况以及是否吃枣药丸,不由自主地开口问责,“为什么我每次来找你你都在摸鱼…”

“我是在学习,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稳赚不赔的投资那便是学习吗?”泉奈合上书瞟了他一眼,“况且我是老板,我只用决定做什么就好了,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

“这什么?”佐助看了看书的封面,无语凝噎,“短线操作…你要准备转行当操盘手了吗?”

“而且这书一看就不靠谱,像是那种微博大V胡诌的。”带土补充道。

“看着好玩。”泉奈放下书站了起来,似笑非笑,“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哪阵风把你俩都吹…”

一阵“笃笃”的敲门声。

“进。”他只好暂时搁置爱的嘲讽,用手势示意佐助二人稍等片刻。

戴了个金边眼镜的秘书小姐推门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递上一份文件,“这是收购策划书,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带土搡了佐助一把,在对方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压低了声音说:“学着点!这可是范例!到时候你就可以拿出这种气场…”

他还没教授完就被吓得浑身一颤,因为伴随“啪嗒”一声,泉奈气势汹汹地将策划书甩回了秘书小姐脸上,眼角上挑冷笑出声,“我不满意交易价格。”

“是,我马上通知安排重新谈判。”秘书小姐深鞠一躬。

“滚出去。”泉奈又说。

“是。”又是深鞠躬,她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佐助这才回了带土一句:“学习了。”

“当你的秘书很恐怖耶…”带土没理他,反倒艰难地说,“自从你把拆散你哥和柱间的热情都放在赚钱上之后,就更吓人了。”

“你去问问她工资多少,再问问她愿不愿意辞职好了。”泉奈翻了个白眼,“我发誓等我有朝一日收购了木娱我就会变得很温柔。”

“你这属于私人恩怨,打击报复。”带土回想了一下某人的兄控程度和木娱的某位董事,不由嘴角抽搐。

“我赞同。”佐助却说,“快,天凉了,让木娱破产吧。”

带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猛然意识到好像佐助他哥也在木娱来着。于是他打了个寒战,暗道独生子女政策果然英明神武。

3.

“所以找我是为了体验角色?”泉奈笑吟吟地让出座位,拍了拍椅背,“过来坐。”

“……”佐助揉揉眉心,隐晦地提点道,“你严肃一点,不要搞得跟投机倒把似的。”

“你现在这表情就像在说大爷来玩呀来快活啊…”带土直接说了出来。

“带土,我会告诉财务部这月你工资清零。”泉奈挑眉。

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带土一秒认怂,“我错了,您非常端庄。”

佐助张张嘴,刚想顺势人身攻击带土几句,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解锁一看,是母亲发来的信息,温柔而不容拒绝地提醒他该邀请昨天那人共进晚餐以作答谢。

好吧,家教总是很严格。

他回忆了一会儿近几天的时间安排,不太乐意地低下头,点开通讯录中那个鱼板头像,敲下邀请发送。

“谁啊?”带土凑上来拿过他的手机,看了一眼备注,当即乐了,“小学同学?你还记得你的小学同学?不容易哦你居然要请人家吃饭。”

“卡卡西也是你的小学同学。”佐助蹙起眉,“而且是我妈要求的。”

“是不是昨天英雄救美那个?”泉奈也来劲儿了,抿着嘴唇想了想,“我记得他是波风水门他儿子,哦波风水门他太太是你妈妈的闺蜜。也就是说——他是木娱的。”

“他不是。我老师这儿子很神经,根本就没学相关专业,反倒跑去学原画了。”带土敏锐地觉察到泉奈多半又要开地图炮了,连忙试着为鸣人续一秒。

“那又怎么样,他肯定居心叵测。就像千手柱间一样。”泉奈瘪瘪嘴,“不过你又不是我哥哥,我还挺乐见其成的。没关系,你随意,说起来需要我给你一张卡追人吗?”

“我只是感谢一下他昨天帮我,你们想多了。”佐助反驳,“说得好像我会和他在一起似的。”

“可是他的微信号似乎是你的名字缩写加生日。”翻看资料的带土眼睛一亮,把手机举到泉奈面前,“你看,佐助给师母挑的狗,他是不是抱回去养了?一看就不是师母家的装修嘛,真当我没去过呀。啧啧,连狗都不放过。”

“带土,还给我。”佐助不悦道。

“我看看?哇,可以的,这很真爱。照我说,他肯定喜欢你。”

泉奈就像没听到一样接过手机研究一会儿,下了结论,“而且我听香磷说好几次都看到这个叫漩涡鸣人的家伙来看你的路演,我当时还以为他要潜规则你呢,差点就准备冲到木娱门口去甩钱了——要包养也是你包养他对不对?要不我们多没面子。”

“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他一个,不需要你们费心。”

“你这根本不行,哪有你这么约人的呀?”泉奈又翻到消息记录,冲带土说,“来,示范一个…别怕他,天塌下来我顶着。”

带土得令,愉悦地接过去开始编辑信息,边打字边说,“去那家米其林三星好吗?还是你更喜欢日料?算了先问他想吃什么吧。”

“我让人去接他好了,或者你自己开车?”泉奈补充道,“你那辆商务车肯定不行,要开带土的莲花跑车吗?虽然我觉得基佬紫的漆很骚包就是了。”

“你凭什么攻击我的配色?至少我很勤俭持家,你自己去数数你的车库里有多少车?就差辆坦克了。”

“那好吧让他开我的宾利。”

“泉奈!带土!”

“别闹,不然告诉你哥。”

佐助试图抢救一下自己,可显然正在兴头上的两名同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沉迷在充当青鸟灵犀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恨不得计划出个七天爱情故事——安排打算直到强行把他送入洞房。

没办法,事不关己,横插一脚。

多么深厚的亲情。

“好了好了,搞定!”带土兴奋地和泉奈击了个掌,终于把手机还给了佐助。

而佐助现在只想选择死亡。





评论

热度(58)

  1.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