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间歇性时空穿越症(7)

琉歌:

精十少女:



快穿文,前文点头像
我…我就喜欢写这种明明两个人都对彼此有意思却不说非要你猜你猜我猜不猜的情节



1.

“来了!你的拉面,多加了鱼板!”

“唔谢谢啊…”

鸣人一边挑起一大夹劲道的面塞进嘴里咀嚼,一边含混不清地道谢着接过晚餐的第四碗拉面。熬了数个小时的豚骨高汤鲜美可口,香醇浓厚,暖融融可抚肠胃,甚至抹去心中纠葛不休的千头万绪。

其实今天一整天,他都在尝试说服自己不要再回忆那春光旖旎的梦境。自从上午围观完接连两起肮脏的交易后他就开始怀疑起了人生,思考着自己当时究竟有没有解开无限月读,又或者为什么木叶会有这么多取向异常的家伙。当然啦,出于忧国忧民心怀天下的政治情怀,他还顺带想了一下该如何应对有可能出现的生育率极速下滑问题呢。

可是得出的结论却是,你村…哦不我村药丸。

这句话谁说的来着?

——好像是佐助……呃,佐助…不就是他这凄惨一日的始作俑者吗?

他痛苦地捂住脸,甩了甩头试图将浮现而出的香艳片段从大脑里通通驱逐出去,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漩涡鸣人,你是一个直男,是木叶最后的火种(不),你意志坚定毅力顽强,绝不会被漂亮的宇智波迷惑心智…才怪呢。

汗湿的黑发可怜楚楚地黏在白皙的脖颈上,耳畔回绕的尽是从微张的薄唇中溢出的轻喘,而反复接吻中它们被迫染上极艷之色,好看得像怒放的山茶花。

……糟糕,又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你完了你完了你彻底完了。他差点没崩溃地一头扎进拉面碗溺死自己,该死的梦像无数流萤一般在眼前盘旋飞舞,任凭他如何驱赶都挥之不去。

再这样下去的话,连“友達”都要说不出口了。

食欲全无,他绝望地趴在桌子上用筷子拨弄起来起了碗中平时他最爱的鱼板。

脑海里却鬼使神差地升起一个念头。

——佐助,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


2.

另一头被他念叨着的人却毫无知觉。

佐助凭栏独倚,执玉醅邀月共赏,盛夏燥热的夜风拂过,吹起了黑色羽织一角。

果然还是明天就离开吧,反正大筒木的消息已经告诉卡卡西了。

白天从街边的甜品店路过时他听见小樱她们在赌雏田究竟时候才能鼓起勇气向鸣人告白,他回忆了一小会儿才想起来这个的名字属于那位说话时总是结结巴巴的同期。

虽然已经不太记得到底长什么样了,但至少是个大和抚子式的…女子。

况且“友達”可不会成为“愛人”。

他闭上眼睛,放弃了慢慢品尝的打算,转而仰起头将盏中酒一饮而尽。


3.

“唔…怎么写比较好呢我说…”

鸣人盘起腿坐在床上,一手持笔,一手扣纸,抿着嘴唇想了一会儿这才落笔——他决定要再自我抢救一下,为自己续一秒,所以就从创作宅向小说开始吧。

嗯首先得有一个男主,男主的人设不用想反正只用苏就够了。然后呢…要有各种各样漂亮的妹子,因为现在的人就喜欢看种马文嘛要紧跟时代潮流啊。

接下来是最重要的部分了!虽然后宫妹子千千万,但总得有主次之分。为了让读者们深刻体会到“明明是我先来的,牵手也好,接吻也好”的贵乱大三角感,他决定要创作两个女主角,搞红白玫瑰党争。

红玫瑰通常热情澎湃,所以一定要充满活力与正能量,而且重点是要双马尾,这样才元气可爱。唔,还要细腰长腿大胸,这可是他长期后宫术得出的真理。

白玫瑰总是高岭之花,有柔软曳地的长长黑发,露出的肌肤白得如同夜晚第一缕月光,不爱笑也不怎么说话,但是就是令人心驰神往的魔力。

好了,人设做完了,下面该想剧情了。

他咬着笔构思良久,突然发现自己想出的剧情怎么这么像…两个备胎你争我斗最后看对了眼一起组成自行车滚离了男主呢?

两朵玫瑰,一丛百合。

这就非常尴尬了,所以说问题出在哪里…

哦,他不该性转自己和佐助来脑补的。

等等,又是佐助!

鸣人沮丧地扔掉纸笔,向后一倒将自己埋进枕头里。

果然还是睡觉吧,睡着了就不用纠结这些了。

至于那些怪梦么?你都给我看过三垒床戏了我还怕你做甚!

来啊,不要怂!正面刚!!说干就干!



4.

“大名大人,大名大人…”

…大名?火之国那个骨瘦如柴的金贵老头么?

这家伙什么时候来木叶了?

鸣人清醒了过来,边揉着眼睛边打了个哈欠,却发现身着纯白色短振袖和服的婢女在自己身旁毕恭毕敬地跪作一片,乌黑的秀发拖在地上画出优美的曲线。他惊诧极了,手一抖就想上前扶起她们。

而这时,最中间那位衣饰稍显华丽(她的衣角上用银线绣着紫阳花)的女子又低声一唤:“大名大人。”

“噗——你说什么?”鸣人差点没喷出来,“不对,你叫我什么啊我说?”

“大名大人。”领班婢女将头伏得更低了一些。

“我?大名?”

婢女肩头微颤。他环视四周,大得不像话的和室印证了他的猜想,于是鸣人颇为感动地冒出了泪花。

——天啦继荒诞之梦以后,我也会梦到自己从两百多平方米的床上醒来,面对着两百多个女仆,当上村长出任大名迎娶白富美了耶!

咳…等一下,鉴于梦境的尿性,还是别迎娶了,因为他还不太确定自己想不想看到性转的佐助。

“对了你们快起来吧我说,还有,叫我是有什么事吗?”

女子坐起身,腰肢微塌行了个礼,柔声说:“木叶的贡品送到了。”

哦。

……啥?????



——————————

好吧…这其实是个…被大名抹布的梗(喂鸣人是大名的话根本就不能叫抹布好吗)

说干就干,下章发车,请按顺序刷卡


评论

热度(261)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