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间歇性时空穿越症(2)

琉歌:

精十少女:



快穿文,前文点头像




经历了生子设定的冲击后的第二个世界是…:D



1.
惊堂木一拍,四下肃静。

卡卡西将双手交扣撑住下巴凝视着面前的两颗核弹,眼睛里闪过一缕寒光,声音冰冷得如同在严冬暴雪里淬炼过的刀刃:

“你们两个,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损坏公共建筑物?”

罪犯二人组一个抬头望天,一个低头看地。

“说啊,别以为我是战斗单位就不敢追你俩的责了。”威武不能屈的六代目大人将桌子敲得啪啪直响,拿出了当时恐吓小朋友抢不到铃铛就要被遣返学校的气势,“知道什么叫神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吗啊?”

鸣人和佐助对视一眼,本来是准备用眼神交流如何溜号的,结果这一眼差点搞得两个人都笑出了声来——鸣人那头灿烂的金发被天照烧成了一片鸡窝,还冒着蛋白质烤熟的香气,所以为了能出门他不得不给自己剃了个板寸;而佐助的头发则被鸣人用于反击的迷你风遁手里剑搞成了…呃,时髦的梨花烫。两个人站在一起,一个捂嘴憋气,一个眼角抽搐,那画风,简直霸气粗犷得如同两尊门神…

“不给你们看案件回放你俩还不承认了是不是?来人!播小电影!”卡卡西又一拍桌,怒呵道。

他话音刚落,柴郡猫带土便从神威空间里了出来,打开读作写轮眼写作热拔插的神器回放起了案件经过,还声情并茂地为此配旁白:

“今天早上,两颗世界核武因某些不可描述的缘由在木叶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强制拆迁,据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反应,他们先是用螺旋丸和千鸟对轰,最后甚至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开了九尾模式与须佐能乎。这究竟是道德的败坏还是人性的沦丧,请让我们一起走进今日木叶法律大讲堂——《快递员的阴暗面》。”

放完后带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两张表格依次分发给鸣佐二人。两人接过一看,才发现是张打分表,上面写着——“感谢您使用土土放映,没有问题的话请给五星好评哟亲~”。

“等一下,我有问题。”鸣人举手发问,“为什么内容说我们是共犯标题却只挂我一个呀我说?”

带土保持着职业化的45度微笑,耐心解释道:“因为人民群众对光伟正人设的崩塌更加喜闻乐见,这样比较容易得到更大的流量。还有别的问题吗?”

“……有。”鸣人思索几秒,再次发问,“为什么你没有给卡卡西老师评分表?”

带土眨巴眨巴眼睛,欢快地跑到威严肃穆的六代目身边勾住人家的肩膀故作娇嗔道:“傻孩子,人家和你们火影大人有肮脏的交易嘛,他是帮我刷单的呀。”

在鸣人的石化僵直中,佐助挑挑眉,为木叶下了定义:“你村药丸。”



2.

结果终审判决是要求鸣人负责请同期吃饭,损坏的街道就交给20年用心做木匠大品牌值得信耐的大和来搞定。

啊?你问为什么不惩罚佐助?

拜托你搞清楚他户籍都不在木叶了好吗?想给他进行高精尖人才引进人家还不干呢,除了把他遣返蛇窟外你还能怎样!要怎样!

就是苦了鸣人的钱包了。

“所以佐助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鸣人已经喝得有点醉醺醺了,这家店的梅子酒果香甜柔,入口回甘,让人不由自主就多喝了些,完全将自己不剩酒力的人设抛之脑后。他的大脑化成了一片浆糊,无数只小九喇嘛在里面敲锣打鼓,告诉他你要放肆自己放纵去爱,于是鸣人昏昏沉沉地眯起眼,捕捉到佐助模糊不清的身影,笑嘻嘻地握住对方的手开口道:“哈哈哈你知道吗我之前做梦梦到你怀了耶我说…”

“……漩涡鸣人你是不是活腻了?”佐助气得差点没把手上端的清酒拍到他脸上,幸好鸣人声音小周围的人估计都没听见,不然佐助觉得自己一定会不管不顾地发动五战。

“嘛做梦耶你不要当真啊…”鸣人用指尖在他掌心画圈,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些什么,“还是我的呢,太扯淡了对不对我说哈哈哈哈哈哈…”

“……”

佐助已经不知道是该揍他一顿还是直接用豪龙火给他送葬好了,索性起身找穿着和服的服务员要了盆水准备把这个醉鬼摁进去清醒一下。可他刚提完要求,一回头,发现气得他牙痒痒的金发白痴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计划失败,佐助坐下来愤愤不平地用力戳了戳鸣人依旧有点肿的腮帮子:“算了,这次就放你一马吧。”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不是我脾气好也不是我心软,只是我一时兴起。”



3.

我的天啦,这究竟是什么里番的剧情啊…连最低俗的小说里都不会这样写好吗?

另一头已经坠入新世界的鸣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那群抱在一起又亲又啃的老熟人,感觉三观又要重组了,他那贫瘠的辞海里甚至还鬼使神差地蹦出两个词:

——酒池肉林,穷奢极欲。

他揉揉眼,四下环视再次确认了一遍这是四战的战场没错啊,可是侧过头来还是那群眼睛里冒着熊熊绿光恨不得把自家对象扒光就地正法当众办事儿的老熟人…往左一看,妈呀,未来的六代目如今卡卡西老师和某位穿个基佬紫袍子的基佬一起跑进了小黑屋,用脚趾甲想都知道他们要干嘛;往右一看,得了,更刺激,传说中的忍者之神已经造出了一片森林和四战BOSS在里面以150码飙起了车。

然而还是没有人告诉他这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最奇怪的是,他发誓自己闻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味道,就像是把香水铺的所有香水全部一次性倒进一个桶里混合搅动一样缤纷呈杂。

太奇怪了,必须找个人问清楚。

这样想着,鸣人决定自己动手寻找答案。可是他才向前迈了一步就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正对上佐助漆黑的双眸。

他恍恍惚惚地想,佐助的身上怎么有股…淡淡的皂香呢?可是很好闻,拥有令人上瘾的魅力。

“佐助…?”鸣人发问。

“你干嘛,出了这个结界我就不能保证你不受信息素的影响了。”佐助严肃地横了他一眼。

信息素…?什么东西?鸣人搜肠刮肚了半天也没想起有听说过这个名词,难道在他不知道时候查克拉改名了吗?还是说这是一种新的忍术?仙术?

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土没文化,他只好摸摸鼻子转移话题:“好吧,我不出去,但是他们是怎么了我说?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很正常。”佐助翻了个白眼,“omega的发/情期来了挡也挡不住啊,而你们alpha又是一群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是吗?”


4.

漩涡鸣人,性别男,年龄19岁。

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走进了ABO的新时代。


评论

热度(314)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桃花绘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