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间歇性时空穿越症(1)

琉歌:

精十少女:



摸鱼,放飞自我的纯娱乐搞笑文
大概设定就是四战后全员生还,然后鸣人得了一种一言不合就魂穿的病∠( ᐛ 」∠)_会穿进各种各样奇葩的生子啊ABO啊凹凸啊抹布啊之类的世界里,这特么就非常尴尬了( •̀ω•́ )σ
两个人都还挺直的,并没有意识到彼此互相喜欢,还是纯洁的老乡,然而:D
自暴自弃了,债多了不用愁,人生得意需开坑



1.

漩涡鸣人,性别男,爱好拉面,年龄19岁,属性是精力超群,活泼好动,职位则是木叶第一快递兼七代目火影候选。

开玩笑的,作为目前世上最强之二,你非要派他去做什么s级任务那不也跟玩儿似的吗?更别说阴谋诡计暗杀夜行啦,一切的反动势力在绝对力量面前都是纸老虎。

于是在漩涡鸣人先生去执行潜入收集情报sss级任务时顺便就干掉了整个黑集团还端了一窝流寇山贼救了一个村子又帮人家修完房子才回来后,英明神武的六代目大人便浏览了一番空无一物的任务卷轴,整了整自己的白无垢哦不火影袍,叹了口气说:

“鸣人啊,最近的任务都被你做完了,我建议你先…送会儿快递发展一下木叶的物流业吧,你懂的,我们最近在举办电商活动促销所以人手有点吃紧,所以,麻烦你了。”

鸣人敬了个礼表示了解,接着就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优良传统把快递事业干得风生水起,谁见了都说好,从来没有一个中差评。

这不管是哪行哪业,业务能力达到一定水准后就会有凌绝顶的寂寞感了。独孤求败的快递员思前想后,终于在某天深夜里吃完拉面当作夜宵时发现——这个世界上能在物流速度上与他一战的除了失传的飞雷神以外就只有自己那位黑发老乡的瞬移了。

啊,好想和佐助比赛一次啊。可是佐助总是漂泊在外,自四战结束后他们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但是…

鸣人把自己甩进柔软的大床里,摊开四肢摆成大字形。他怔怔地看向自己缠满绷带的右手,那里小指微抽,述说着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查克拉正向木叶赶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于是鸣人笑了笑,捞过枕头塞到脑后,然后安心地闭上眼睡去。

嘛,醒来的时候就可以见到佐助了吧我说。

然而…事与愿违,当这位正直勇敢活泼向上的好少年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世界,疯啦。


2.
讲道理,其实鸣人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是重温旧梦呢。到处都是乱石啦,柱间和斑的雕像碎作一片废墟,浑身上下痛得要命,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要罢工,一丁点查克拉也提取不出来,右手没有任何知觉,而佐助正闭着眼眉头微蹙昏睡在自己身边——这不一看就是终结谷嘛。

看来不管过去多漫长的岁月,自己都会对这段刻骨铭心的故事记忆犹新。

鸣人侧过头,端详着佐助的脸,暗自感叹不愧是从小到大都招蜂引蝶的家伙,和自己都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了也还是好看。唔说起来这次等佐助回来后应该说服他为木叶快递做形象代言,这样说不定业绩还会翻好几倍,甚至形成绝对垄断,创收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那两片像蝴蝶翅膀一样的羽睫颤了颤,伴着轻微的痛呼佐助终于醒转过来,对上了鸣人凝望的视线。

咳,接下来就要过剧情了是吗?幸好自己还没有忘记当时说了些什么。鸣人赶紧清清嗓子,一板一眼地重复再现起了当时当日之景。一切都很正常,很情怀,很感人,直到…

“不要让我同一句话重复好多遍!你还不明白吗!真是出乎意料的笨!”

佐助动容,侧过脸去,眼角滚落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声音细不可闻:

“鸣人,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啊?”

鸣人恍惚记得那时候似乎没有这一出啊,难道是自己记忆有误吗?算了不管了,也许是隐藏剧情吧,先听佐助说完再看吧。

果然,佐助说:

“其实我怀了你的孩子。”


3.
哦怪不得佐助之前对我的火气这么大,揍我的时候也一副决绝的样子,原来是因为他怀了我的……啊?什么?

等一下!!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这不是做梦吧????绝对不是做梦吧????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一会儿是五影会谈时佐助微凸的小腹;一会儿又是走在生物科研前端的大蛇丸大蛇丸拿着张彩超阴恻恻地吐信道想要孩子有什么错;一会儿却变成六道老爷爷一脸慈祥地拍拍他的肩,意味深长地告诉他——“年轻人啊,阴遁创造形体,阳遁注入生命,可孕育森罗万象”。

救命……

鸣人只觉得从头发尖到脚后跟都跟中了千鸟似的过电战栗,心下抓狂道漩涡鸣人啊漩涡鸣人你可是喜欢女孩子的,怎么猝不及防就和一男的搞出人命来了呢?而且人家还是你最好的唯一的朋友啊你怎么就这么禽兽呢?还有究竟是什么时候做的案啊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了啊!

这一定是无限月读的后果!是幻术的特效!鸣人甩了甩头,瞪大眼睛盯着朗朗晴空催眠自己我和树木一样笔直我心中毫无波动甚至想要再替好色仙人续写个R18本。几分钟后他绝望地想起一件事——似乎,无限月读是让人看到自己心中最美好的幻想哎,难道我的幻想就是和佐助一起…达到生命的大和谐吗?

还有一件事,柱间大叔每次用树界降诞时,那树干,都弯得不忍直视耶…

最后他只能颤颤巍巍地开口:

“几个月了…”

佐助落寞地摇摇头,扭过脸去不再看他:

“我就知道你不会接受的。”

“不是!我会负责的啊我说!喂???!”

右颊传来一阵疼痛,他唰得睁开了眼。

4.

“鸣人?鸣人!鸣人……”

“痛痛痛痛痛——”

映入眼帘的是佐助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他掐在自己腮帮子上的左手。鸣人痛哭流涕地伸手捂住自己红肿的脸颊含糊不清地抗议:

“干嘛一回来就掐我呀我说…不能换种叫早法吗…”

佐助眨眨眼,连嘴皮子都懒得动,指尖一转指向窗外高高升起的太阳,示意他已经日照当头早该起床了。

“啊啊啊啊啊那我岂不是迟到了我说?!!!”

旷工的快递员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窜起,手忙脚乱地冲进卫生间刷牙洗漱,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开口发问:“你怎么进来的?你有我家钥匙吗我说?”

佐助抽抽嘴角,冷淡道:“我会瞬移。先不说这个,我这次回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这场景似曾相识啊…鸣人愣在了原地,连牙膏泡泡顺着嘴角溢出都忘了要擦了,动情地伸出手握住佐助的手掌,认真承诺:“我都知道了,我会对你负责的唔…”

“……”佐助沉默了两秒,闭上眼睛后猛地睁开,对焦到鸣人的头发,“天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烧我头发!!!!”

“你活该。”








评论

热度(355)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桃花绘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