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扉泉」霜糖刑讯

琉歌:

嗷嗷嗷好吃!


精十少女:



算了懒得让你们找了,我不管我就要放飞

特工毛领X教官奈奈

不要在意细节逻辑,纯属放飞,也许很雷。想清楚再看_(:3」∠❀)_

一发完结,晚上补车2333(白天不好意思开车)

——————————

留出想清楚的空白otz

——————————








霜糖刑讯

做一名特工需要具备什么特质?

出色的随机应变能力,高超的身体素质与执行力,忽视任何诱惑的毅力,以及面临严刑拷打也不色变的从容。

白炽灯照得满室通明,长鞭随破空之声掠过,在他伤痕交错的胸膛落下火辣一击,疼痛随即顺着神经末梢传至脑髓。可他赤色双眼中没有一丝迷茫痛楚,反倒一片清明,字正腔圆地报数,“九十七。”

周围的同期们早已垂下头颅,像被审讯暴雨淋垮的花蕾,苍白着脸、汗流浃背,瞳孔放大失焦,几欲昏迷。

对比鲜明。

严苛的评审团交换一个满意的眼神,合上了打分表,挥挥手示意行刑者停下动作,微笑着说,“你是这届最优秀的学员了,千手扉间。我们相信你也会是我们未来的王牌特工。”

一滴晶莹汗珠从湿答答的额发上滑落,擦过眼尾,浸进去些许,齁得发酸发胀。扉间抬起头,不卑不亢地应了声是。

评审团团长更加满意了,赞许地点点头,转头冲着他身边背手持鞭跨立的教官道,“你教导有方了。”

黑发黑眼的教官歪头一笑,看上去竟是比学生还脸嫩几分。他稍矮于扉间一截,身形有点单薄,眉眼温和,第一眼没人会把他和魔鬼教官画上等号。

说不定还会质疑看起来蛮柔弱的人是怎么混到这个职位的。比如刚入学时站扉间旁边那个倒霉蛋,口不择言地问了句宇智波教官你看起来比我还小,是不是走后门进来的啊?

教官眨眨眼,翻了一下那人的资料,笑吟吟回答我的确比你小几个月,我也的确是走后门进来的,因为我哥是这儿的老大而我体质不达标嘛。

倒霉蛋来劲儿了,自以为发现了万恶的裙带关系,正要检举告发(扉间认为这十分愚蠢,拜托,他哥都是这的boss你还指望对谁告发),诚实的教官就冲他勾了勾手指。倒霉蛋张张嘴不解其意,于是教官翻了个白眼,上前几步把他揪了出来,说不懂什么叫格斗呀?

全队鸦雀无声,倒霉蛋左看右看,又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教官的小身板,挠挠头发为难道,这样不好吧?打坏了我不得受罚吗?

教官挑起漂亮的眼尾看了他一会儿,随即照着他柔软的腹部就是一个顶膝。倒霉蛋慌张失措地反击,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结局还是被揍了个狗血淋头,断了三根肋骨,得去医院躺很久。

收拾完后那人还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痛哼呢。教官转过头来,语气温柔,“明白了吗?我走不走后门,和我能不能揍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从那时起扉间就断定这人多半有点心理疾病,所以才滋生出了病娇属性。

之后的训练中他的猜想得到扎实的验证,总而言之深夜拉练,寒冬越野之类的光荣事迹不胜枚举。最好玩的是这位教官应该有某种程度上的施虐倾向,动动指头都能把他们折腾得死去活来。

不过他带的队也是合格率最高的,更有甚者,比如扉间自己,居然被推荐进了特工计划。教官很是开心,随即成了他一个人的教官,专心致志地准备调教出一张王牌。

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好吧,反正都习惯了,但是既然评审团已经走了,泉奈你能不能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硌得慌。扉间心下不满,嘴里就说出了声。

“哎?不好意思我忘了。”

泉奈递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放下皮质长鞭,从腰侧抽出把寒光凛冽的匕首,踮起脚三下五除二地割断了粗糙的麻绳,“你回去记得涂药哦,不过刑讯课程能拿到这种分数已经很不错了。”

扉间移开视线,不愿对上他漆黑的眸子,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想了想,他又提问道,“说起来我是不是毕业了?”

“没有啊,怎么可能?你想多了。”泉奈避开他的伤口,拍拍他的肩,“还有一项课程等着你。”

“还有?拆弹?黑客技术?医疗急救?我都会。”

“这个嘛…星期天你就知道了。”

今天星期一,也就是说他还有五天时间来养伤。不然万一新训练是让他去完成铁人三项,或者干脆体验一遍十大酷刑,那就要壮烈了。

幸好训练基地医疗条件良好,在再生治疗仪的帮助下,他身上纵横红肿的伤口三天之内便已消失不见,较长的假期也让他的身体精神状态重回巅峰。

早死早超生。这是星期天早晨六点,他对着镜子系上制服领结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毛领。

按照惯例,训练事宜一般都在格斗室公布,泉奈一般不会迟到。可这一次,他在格斗室傻站了一个半小时也没看见泉奈的影子。

他作风严谨,时间观念极强,也就不喜欢等待。于是扉间决定直接去办公室找人。

走到办公室门前,轻扣几下门,没人应答。

究竟在搞什么?不要告诉他最后一项训练是侦查与反侦查,也称来呀来呀汝来找吾啊。

还是先收集信息吧。

他按动门把手,没锁。扉间蹙起眉,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他带上门,正准备开灯,有一双微凉的手伸了上来,遮住他的眼睛。

扉间开始猜测训练是试胆大会。

可惜他猜错了,灯光一亮,他回过头去却对上了泉奈噙着笑意的双眼。对方没穿军装,反倒是一身浅白和服,连头发也放了下来,柔柔地望着他,眸子里像盈有一汪清泉。

“你什么意思?”

泉奈没回答,自顾自地拨开一边的衣襟,露出圆润的肩头。这才勾住他的脖颈,凑近得很近。

吐息微热,从耳畔轻轻划过,语调裹着如蜜霜糖。

“你已经准备好上最后一堂课了吗?”




原来最后一个项目是抵御美色诱惑吗?扉间思考片刻,认为自己应该表现得光明伟岸正直一点。于是他冷静地拉好泉奈褪至臂弯的衣服,站直挺胸抬头,目不斜视。








要多柳下惠有多柳下惠。








泉奈瞪着着他看了一会儿,好气又好笑,“怎么个意思呀?”








“报告教官,听说这样分数比较高。”扉间面不改色。








“噗…哈哈哈哈哈哈…”








闻言,泉奈笑得差点给他跪了,好半天才揉着抽痛的腰腹直起身来,拍拍扉间的肩膀说,“你是不是以为是抵御色诱啊?”








“不然呢?”








“怎么讲话的?有没有礼貌了?要打报告知道吗。”








“好吧,报告,我就是以为要抵御色诱。”








色诱两个字被他说得一本正经,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泉奈,而是什么科学课题一样。








这下子泉奈彻底没脾气了,伸出手帮他理了理并不歪扭的领带,边弄边说,“不是这样的,你以后在任务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类似情况,不得不接受甚至需要演得漂亮。人终究不是机器,万一你对某个…性爱对象,真的动情了呢?”








“报告,我不会。”扉间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








“你确定吗?”








“我确定。”








“那就试一下好了,反正,只要现在给过你最好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泉奈捏住他的下巴,凑上去轻轻一吻,“都不会沉迷。”








深夜滑板车


评论

热度(29)

  1.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好吃!
  4. 77biu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设定好带感!一条好毛领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