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6)

琉歌: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

cp是带卡鸣佐

下一更就是鸣佐的结局,大概吧


23.

爪子弹出来,收回去。

又弹出来,又收回去。

带土玩得不亦乐乎,觉得猫科动物伸缩自如的钩爪简直太酷炫了。他内心十分波动,甚至想试试走到窗边一跃而下,再接一个团身前空翻720度完美落地——那不知道得有多时髦。

佐助对此的评价是麻烦你先改名为瞬身跳水。带土回忆几秒那位和佐助他哥双宿双飞的河乌生化人,果断决定自己还是不要再奢求学会跳水比较好。

可他又不甘心被佐助噎得说不出话来,赶紧搜肠刮肚找出几句嘲讽,“说起来你哥也是乌鸦吧?他们俩一起工作时会不会讲话特别不吉利啊?互相给对方加倒霉buff?”

“河乌不是鸦科。”佐助翻了个白眼,“没文化,真可怕。”

“其实按照生物特性我认为鼬应该是猎豹。”卡卡也加入了学术讨论,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他有泪沟。”

佐助无语凝噎,很想告诉他们不是长成什么样生化形态就是什么样,否则带土绝对长不出獠牙利爪,而是该去啃胡萝卜。

“好有趣。我也好想打一针生化病毒…”鸣人眼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我想变成一只狮子。”

“得了吧,你多半会变成一只狐狸,然后因为狐臭而被扫地出门。”带土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这是一句有味道的话。于是鸣人垂头丧气,不吭声了。带土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得意扬扬地对「绝」命令道,“叫泉奈不要再来看我们了,不然我可能会控制不住吃鱼的本能。”

“泉奈是鱼?”卡卡西感到好奇,这生物多样性简直太丰富了,“那斑呢?”

叔侄二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晦涩不明的眼神,好半天带土才干巴巴地回答,“斑没有注射过生化病毒。”

“大概是因为他想成为喷火大蜥蜴。”佐助补充道。

“原来想变成哥斯拉的是他呀!”鸣人恍然大悟,为斑的伟大理想鼓起了掌。

带土痛苦地捂住脸,“佐助说的是龙,不是哥斯拉。”


24.

这天的午休简直是一场灾难,因为带土在梦中和他的绝酱讨论了一整个中午的何为便意。而佐助则是梦到自己收到了一打朋友卡,再攒攒都快能升星了。

不过还算是有点好消息,传染性强度已确认,斑通知他们可以离开隔离室了。

带土欢天喜地地拉起卡卡西的手,当即就要回家犁地,哪想到平日里相当配合的耕田居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理由是猫科动物某个器官上生有倒刺,而卡卡西还并不想出现在《爱之送你去肛肠科急诊》节目上。

耕牛有意,田亩无情。

气得带土冲进甜品店对着售货员小姐扔了张闪闪发光的金卡,恶声恶气道,“全要了,刷爆它。”

卡卡西难得地没阻止他,没办法,刚才他瞥见隔壁有家宠物店,展示柜里放了不少滚筒小仓鼠。为了防止大型猫科动物血洗仓鼠笼案件发生,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他只好又掏了一张卡递给售货员小姐,“顺便把这张也刷爆。”

售货员小姐非常为难,纠结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那你们倒是输密码呀…”

总经理和行政总监相顾无言,不约而同地觉得他们宛如两个傻逼。

结果就是买得太多根本吃不完,所以二人合计,干脆租了辆车,拉着一整箱饼干蛋糕开到一所高中附近,提价百分之五开始售卖。

刚下课的学生们饥肠辘辘,被勾人的香气所诱惑,在甜品车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挨个挨个地送钱给黑心资本家。

晚上带土头枕在卡卡西的大腿上,脚下横着一捆一捆的钞票,左手举花见丸子,右手持百元大钞粗略清点,数完后一本满足地抬头看向卡卡西,感叹道,“我爱赚钱,赚钱使我快乐。”

“恐怕这只是你们公司卖几只生化病毒的收入。”卡卡西伸手抹掉他嘴角沾上的糖霜,好气又好笑。

“那不一样,这可是劳动收入!明天我要扛着一麻袋钱去银行存起来。”带土眼睛都亮了,“然后给你买黄书。”

“……我谢谢你。”

“受之无愧。”



25.

另一边,鸣人陪着佐助去超市买了好几把新牙刷。讲道理,猫科动物舌苔上的勾刺实在太麻烦了。什么?你问佐助头上的耳朵怎么办?没关系,路人多半会觉得他是coser,说不定还得拍几张照片发微博花痴一番呢。

不过他们的确遇到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去超市的途中碰上一名刚融合过雄鸡基因的生化人,那位先生显然还不能控制切换形态,有一搭没一搭地啼鸣着,引起一众闲杂人等侧目围观。

于是听觉格外灵敏、耳膜发痛的佐助告诉鸣人今晚想吃尖椒鸡。

说实话鸣人还是比较想吃拉面。

可是拒绝的话佐助虽然什么也不会说,但耳朵却会耷拉下来,他怎么能拒绝呢对吧?

两人找了好半天都没能找到正宗土鸡馆,只好再去了超市一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结果又遇到了那名公鸡先生。

佐助忍无可忍,勒令鸣人多买几只鸡,今晚不吃全鸡宴简直对不起他自己。鸣人听命照做,心下却开始疑惑猫怎么喜欢吃鸡…

又不是黄鼠狼对不对?好吧他不是故意要诋毁佐助哥哥的。

都等到买完回家开始切菜了鸣人才想起,说起来,为什么他要和佐助同吃同处同睡啊?

这时佐助洗好了碗端着走了过来,刚从尾椎长出的长尾不经意间扫过鸣人的小腿,毛绒绒软酥酥的感觉霎时迸溅开来,挠得他心痒难耐。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摸一把才是正经事。






评论

热度(237)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Hedwig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