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5)

琉歌: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

cp是带卡鸣佐


19.

卡卡西拿了昨天的化验单,匆匆走向隔离室。鸣人背着个手,靠墙站立,耷拉着脑袋,好像是在罚站。

他不由得停下脚步,出声询问爱徒:“你怎么了?”

“我在…”鸣人组织一下语句,“我在思考?嗯,对我在思考。”

卡卡西掏出手机查了查今天一乐拉面连锁的打折情况,发现豚骨拉面和叉烧拉面都是半价。

于是他一边将手机递给鸣人,一边说,“你可以两个都吃,不需要纠结。”

“是吗?太好了!…哦不我不是在想这个。”鸣人先是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却又想到了今早的事情,立马蔫了下去。佐助那双黑眸似乎依旧审视着他,里面没带什么希望的光,像奄奄一息的火苗,烧得他有些心疼。他左看右看,确定四下无人,这才委委屈屈地跟卡卡西说,“卡卡西老师,我在想佐助的事。”

“他怎么了?…你们又因为晚饭吃什么发生争执了吗。”卡卡西弯起眼笑了笑,“我和带土也总是这样,他是铁杆甜党,而我无法接受每餐都放那么多糖。”

“不是的,我…呃,他说了句话,我还没回答,他就让我出去想清楚了再进来。”鸣人挠挠头,小心翼翼道,“他是不是生气了我说?”

他虽然称不上灵心如玉,但也勉强能算通情达理。卡卡西暗叹一口气,立即明白了其中症结——能让佐助如此动气,恐怕还是感情问题。

“鸣人,他不让你答,无非是害怕答案并非他心之所属。”他拍拍自家学生的肩,“你如果不想让他失望,就得弄清他想要什么…和你能给什么。”


20.

屋内的叔侄二人可没这么纠结苦恼,他们正面对面坐着,开展严肃活泼的会谈。

“我梦见我变老了。”

“我梦见我变成了一个小不点。”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垂垂老矣,才会幻想返老还童。”佐助冷笑。

“好好讲话,不要人身攻击。”带土也冷笑,“要记住这项目可是你在主导。”

年轻的技术总监翻了个白眼,“你当我能掌控你的梦境吗?都是自己的脑洞,别想甩锅。”

“你如果一定要我背锅,那我可要…”总经理眼珠一转,恶趣味地说,“和你谈谈你的恋情进展了。”

“……”

“我早就说过了,喜欢就上啊,告白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拒绝。”

“……”佐助扭过头,用行动表情拒绝再和他多做一个字的交流。

“哎,我真心疼你。”带土显然不打算放过他,继续语重心长,“这天气也凉了,要不咱们努力一把,让千手集团破产,再收购他们。到时候哪怕他家大厦刚正笔直,也得被掰弯,行吗?”

脑补一下弯成莫比乌斯环的千手大厦,佐助额角抽搐,连忙摆手否决,“我觉得搞垮千手的事情你得和泉奈说去,他一定很感兴趣。”

而我只是个技术人员。他又在心里补充一句。


21.

“那么我们来汇总一下你俩梦境共性。”卡卡西示意带土的绝酱开始记录,清清嗓子刚准备陈述,又皱眉批评道,“带土!别玩你的尾巴了。”

带土停下给尾巴打蝴蝶结的尝试,挺胸抬头坐正,装出认真聆听的模样。

“好,那么我们开始…鸣人,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佐助的耳朵看?”

鸣人念念不舍地将视线从那对一耸一耸的尖耳朵上收回,想上手的心情一露无遗。

简直是在带三个小朋友,幼儿园园长卡卡西感到心很累。他揉着眉心,充当发挥行政总监该有的气势,“第一,都算是噩梦;第二,与死亡相关;第三,梦里都出现了与自己关系亲密的人。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报告老师!”鸣人举起手,“醒来后还都哭了。”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有两道杀气腾腾的视线如激光般凝聚在他身上,灼热到像要把他烧穿。他抬头一看,只见两名宇智波的猛兽之瞳,恶狠狠地闪闪发亮。

于是鸣人一个哆嗦,恨不得撤回刚才那句话。可惜他并没有这个功能。

佐助又剜了他一眼,耳朵不开心地颤了颤,“以上所述,应该都是亲吻病毒带来的副作用。可奇怪的是,为什么副作用出现,主要功效却没彰显呢?”

亲吻病毒的本职是搜索灵魂伴侣,凭借冥冥之中的心电感应指引感染者靠近命中注定之人,并在接触时产生脸红心跳反应,由以确认。

听起来颇似玄学,但它主要利用的是化学原理——沉迷爱河时丘脑中的神经递质会加速分泌。神经递质,也称恋爱兴奋剂,它包括多巴胺和肾上腺素等物质,能传递幸福感,提醒身处爱河的事实。

它热情澎湃,如风如火,迅速席卷神经,是突如其来的狂潮。

但事实是,他和带土似乎都没有如此激烈的反应。这只会有两种原因,一是由于与生化病毒混合,所以亲吻病毒变异了,这非常糟糕,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变数;二则是…因为人选不对,因为面前的卡卡西和鸣人都并非他们二人的灵魂伴侣。

佐助想自己不太能分辨出纠结哪一种情况更可怕。他不禁回忆起当初设计这款病毒时大蛇丸的调侃,说什么万一已经结婚的伴侣买回去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到头来发现所爱并有其人,这就相当尴尬了。

他有点害怕,恐谎一语成谶。

带土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抿了抿嘴唇,不打算把这件事说给卡卡西听,心下决定哪怕不是他也只会认定卡卡西一个人,大不了就再研究一款新的病毒强行灵魂伴侣命中注定就好。

“带土?”卡卡西察觉了他的走神,伸出手在带土眼前晃了晃。

“啊?没什么,我在想怎么就不生效呢?”

带土故作潇洒地甩了甩手,谁料只听“唰”得一声——他本该修剪圆润的指甲跟尖锐刀锋似的伸出,闪烁着星点寒光。

他茫然的表情把卡卡西逗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恭喜你,长出利爪了,看来獠牙也不远了。”

22.

实验室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泉奈接过一沓厚厚的检验报告,低头翻阅起来。

“我们在动物身上进行了双重病毒混合实验,事实证明并不会产生传染性。”实验室负责人大蛇丸指了几个数据给他看,“我以为来的人会是火核?他不是暂时接过了佐助的职位吗?”

“我今天很闲。因为我哥去对门玩了。而且我担心的根本就不是传染性…”

泉奈边看报告边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没穿防护服,两片薄如蝉翼的鳍状物从他光洁的小臂上缓缓张开,旁侧生着不少波光闪烁的蓝紫色鳞片。指甲也随之伸长,变得锋利无比,极具攻击性。

大蛇丸看了他一眼,评价道,“你好久没变化过了是吗?如果要切换形态的话,就不应该离开水太久。”

“我不是为了给你展示生化成果才这样做的。”泉奈抬起头,那两瓣鳍迅速缩回体内,他紧蹙眉头,“我是说,昨天我问过了带土,他根本就没法像我一样把变化部分收回去,只能一直甩着尾巴。”

“他俩才被感染没多久,还不能自由掌控形态变化。”

“那也不至于无法回收,努力一下总可以的吧?”泉奈合上了检验报告,忧心忡忡道,“我现在最害怕的是,由于病毒变异,兽化将会成为一种不可逆的过程,也就是说…我担心他们最终会永远停留在动物形态。”


评论

热度(205)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Hedwig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