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4)

琉歌: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

cp是带卡鸣佐

对不起,听着歌,又撸了一发。

大概可能也许梦里有那么一点bg,慎【手动加粗】



14.

斑还是有点人性的,不算一名彻底的黑心资本家。

因为带土从生化人中心回来时斑已经帮他准备好了无菌隔离房,分内外两层,以一道玻璃墙隔开,卡卡西可以住在外间。隔壁还有一间,是给倒霉孩子二号佐助的。

它设备齐全,装潢得当,甚至还带了个猫爬架和磨爪柱。

靠,谁要爬呀?你怎么不顺便弄点猫粮呢?

接着,三分钟后他从橱柜里翻出了金枪鱼口味的猫罐头。上面还附了张标签——“好好享用 by 泉奈”。于是带土彻底服气了。

“带土。”卡卡西在那边唤了他一声,认真地说,“我们的卧室只隔了一层玻璃,你要是晚上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叫醒我。”

他的声音从未如此温柔过,简直就是春天刚化开的水,或者拂过绿草地的第一缕微风,潺潺浸润带土的心头。这一秒他仿佛又回到了刚和卡卡西互通心意那时,连对视一眼都会脸红心跳。

霎时间他就意识到,哪怕吵了无数次架,分了无数次手,但卡卡西的感情却从未改变,同理,自己也没有。

爱情本来就需要一方能容忍退让,一方懂适可而止才有趣。而最美的则是不管相隔多久,我还是会随时为你心动。

他勾起嘴唇,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有点傻。所以卡卡西也笑了,问了句怎么了呀。

“没什么,就是一下子觉得,我好喜欢你。”带土轻声回答。

而且,突然想起曾经发誓过要和你一起走很久很久,不放手了。


15.

“带土…”
“带土!”

有两个声音,一高一低,语带哭腔,撕心裂肺地呼喊着他的名字,直到声嘶力竭。

有人在说着什么。

吵什么呢?就不能让你带总睡个安稳觉吗?

他视线有点模糊,仿佛笼着一层悲伤的雾,湿漉漉的,令人心中隐隐作疼。有许多细小的尘埃从视网膜上飞过,空气混浊得如同硝烟。

胸口很痛,他咳嗽两声。暗想自己不会感冒了吧,还是副作用呢?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他的抱怨,隔了一会儿,那呼唤不响了,换作若有若无的哽咽。好像死命地憋着一口气,要把所有难过都咬碎了吞回嗓子眼里一样。

太可怜了,委屈到他很想说一句,哭出来吧。

结果他吐出的话语却是,“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晋升为上忍,他们都送了你礼物,只有我还没有…”

都在说些什么呢。完全不理解的句子。

“我还在想…送你什么好呢,现在…我想到了…放心,不是没有用的东西…我把我的,写轮眼…送给你。”

他又突然能看清了,面前是一张相当稚嫩的面孔,带着伤口和灰尘,以及交错的泪痕。

这张脸他很熟悉,是从小到大陪伴在他身侧之人的容颜。

“…我就要死了,但我会变成你的眼睛,为你看清未来的道路…”

接着就是一片黑暗。可鬼使神差地他觉得,面前这个人,哭了。

很伤心地却无声的哭了。


16.

“呼…”

带土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满头都是冷汗。他的听觉好像变得极其灵敏,连隔离室外鸟儿委婉夜啼也能洞悉。

可他顾不上这些了。只是抹了一把眼睛,怔怔地望向自己的掌心。

好多好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在他的胸腔里,熬成一锅结结实实的酸梅汁。

然后酸梅汁打翻在他的双眼里,涩得难受,逼出几滴滚烫的液体。

卡卡西被他的动静所惊醒,迷糊几秒后翻身起床开灯,紧张地问,“带土?怎么了?开始难受了吗?……你怎么哭了?”

带土回过头,注视着他的眼睛,轻声说:“笨卡卡,我梦见你哭了。”


17.

佐助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像一绻烟,只要风一吹,就会消散不见。

脚趾沾不到地,飘飘然穿过拥挤的人群,错落的房屋,长长的街道,来到一栋别墅面前。他走进未合拢的门,墙上挂着一张照片,上面有四个人,两男两女,笑得明媚阳光。

好像是一家人。父亲是他熟悉的金发男子,一只手缠着绷带。

原来你结婚了,那我们一定没有在一起吧。

还是很好的朋友吗?

他沿着扶梯上行,好像脑海里有个罗盘。不管任何时候都能感应到对方所在的地方。

那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身边摞着高高的文件,脸上写满了沧桑与疲倦,生出皱纹,两鬓染霜。

镜子里自己的青丝似乎也化为了白发。

他伸出手,想把掉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披到对方背上,可透明的手指穿了过去,触碰不到。

原来自己是鬼魂,他突然就这么想了。所以说什么鸣人应该也听不到。

于是他张张嘴唇,问了句:

“鸣人,现在你还愿不愿意和我去流浪?”

本该听不见的鸣人却醒转过来,仰起脸。

然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18.

“佐助?”鸣人忧心忡忡地看着他泪痕交错的脸,心都快揪紧了,“生病了吗?”

“我做了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梦。”

佐助摇了摇头,擦擦自己的脸,“我猜,是亲吻病毒的副作用。”

“噩梦吗?”鸣人将手心贴在玻璃上,仿佛要隔空送给他一些足以温暖的力量,“没关系,我在的!就算梦到什么怪兽正义的小伙伴也能赶走它!”

晨曦的微芒从没拉拢窗帘的玻璃窗外晒了进来,照得鸣人湛蓝的双眼像一汪海洋。

天亮了。

“比怪兽还要糟糕很多倍。”

“失业?破产?番茄停产?”

沉默片刻,也不知是哪儿来的信心,他居然说了出口,“我梦见,我没有和你在一起。”


————————
所谓灵魂伴侣,也就是前世错过的恋人…

好吧带土的梦是顺时针,佐助是逆时针




评论

热度(259)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