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3)

琉歌: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

嗷,因为没有人写斑董泉董带总佐理事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小短篇,大概七到八章就能完结。

然而并不会写乡镇企业,于是开了个奇怪的脑洞。

稍微有一点瘟疫公司的设定哈哈哈哈哈

主cp是带卡鸣佐

可能有其他的酱油一下。

希望大家喜欢

本来说是不更了的,看完电视剧忍不住又码了一点。

好吧,刷屏确实很难看,以后我会注意的,写长一点再发吧。

感恩每个看文的天使。



10.

“如果有一根又黑又粗又长的东西,你猜会是什么?”

卡卡西刚醒转就听到了带土这句幽幽的话。他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程度来揣度带土的放飞的,然而他还不料,也不信,带土居然会放飞到此等地步。

还有小孩子在呢,大清早就开黄腔真的好吗?

又不是在家。

他想呵斥带土两句,却看见带土把手伸向背后…掏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满是黑色的绒毛,看上去很好摸。

一时间,他的首要念头居然不是带土感染的生化病毒加重了,而是批评自己以后不该看那么多《亲热天堂》。

不然真的会先于带土成为污妖王。

他神色颇为尴尬,还来不及回避就被带土看破,于是带土用某种古怪又调侃的腔调打趣道:“你在想什么?笨卡卡。”

“没有想什么。”卡卡西扭过头去。

“你想了。”

“我没想。”

“有想。”

“没有。”

带土毫不气馁,下定决心今天这轮车轱辘自己必须赢,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你想了——不就是屌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带土,昨天被淋得还不够爽是吗?”斑推开门,一脸嘲讽。

泉奈笑吟吟地从他背后探出个头,补刀道:“我提议我司应该加大对员工的素质考评力度,尤其是对于某些领导阶层人员。”

“……”

带土羞愤欲死,捂脸低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好半天他才艰难地挤出一句,“你俩怎么来了?”

“探监呀。”泉奈指了指斑手里的枪,“如果你俩变成丧尸我不得来给你收尸呀。”

他们声音太大,连睡眠质量良好的小孩子都被吵醒了。鸣人打着哈欠,清醒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玻璃墙对面不住揉眼的佐助,发现对方还是好好的美少年,并没有变成爬行动物后才松了口气。

可不一会儿他又兴奋地叫嚷了起来,因为——有两只软乎乎毛绒绒的耳朵从佐助略长的头发中伸了出来,乖巧地耷拉着,再配上对方茫然的表情,简直…

“佐助你现在简直太可爱了我说!”

“啊?”



11.

“带土,佐助,你知道我现在想说什么吗?”泉奈仔细地打量着他俩的变化,好气又好笑地开口道。

叔侄二人齐摇头,心道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就是了。

毕竟宇智波。

“他想为你们唱一首歌。”斑接过话头,“一二三,预备起——”

“两只黑猫两只黑猫,作大死,作大死,一只只有耳朵,一只只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泉奈朗声歌颂道。

“噗——”鸣人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可是佐助瞪着他的视线太冰冷,他只得捂住嘴憋了回去。

“他们似乎并不是同一个物种。”卡卡西倒是非常冷静,精确地指出,“我感觉带土的尾巴不像猫。”

“管他是什么呢。”斑招手让几名穿着全套防护服研究人员从安全通道进入隔离室,为带土二人抽血化验。

“是这样的…”卡卡西看着那一大管暗红的血液,不由得蹙起眉提问,“他们还要被隔离到多久?直到生化病毒完全起效?我记得生化病毒改造人体大概需要三到五天,可是带土说他还感染了另外一种亲吻病毒…它的相关症状是什么?”

佐助用眼神示意鸣人别用那么可怜兮兮的目光盯着自己,抽点血不会死人。他清了清嗓子,替卡卡西解释道,“亲吻病毒是仍处于临床实验阶段的试剂,它的作用是指引人找到灵魂伴侣,也就是说在靠近对方时会有脸红心跳的反应,会在七日内生效。其他症状我还不太清楚。”

“那么亲吻病毒可能还没有生效?”卡卡西又问。

“也有可能是变异了。”佐助回答。

“如果你实在想进去看他的话可以穿防护服。”泉奈笑了笑,“或者他们穿好防护服出来,毕竟今天下午他们还得出去一趟。”

“出去?”带土一惊一乍得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你要我到哪里去?总不会我都这样了你还要压榨劳动力吧?”

“不,是要你们去汲取一下,经验与教训。”



12.

带土装着笨重的防护服,走得不是很利索,他还不太习惯屁股上多了一截尾巴的事实。

卡卡西贴心地放慢了步伐,好让带土能跟上他。他环视一圈,惊叹道,“天,我都不知道你们公司的生化病毒居然改造出了这么多生化人。”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瘟疫公司建造的生化人中心,专为生化人提供相关医疗服务。这个中心占地面积极广,甚至拥有水陆空三道,可供水生生物基因改造者与飞行生物基因改造者自由活动。时不时一阵水花溅起,就可以看见尾部鳞光闪闪的人鱼游动;空中也有翼人张开巨翼,一掠而过。

“而且生化人有这么多种类。”卡卡西感慨万千。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带土想做个摸下巴的动作,却碍于防护服,只得作罢,干巴巴地描述道,“你说,融合了蛇基因的生化人,会不会…”

“吐信?”

卡卡西边说边四下环顾,正巧看见了一个斑马改造人。那名改造人应该刚注射过生化病毒没多久,还不能自由控制状态切换,所以他皮肤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黑一道白的斑纹,一晃一晃得甚是扎眼。

他差点没笑出来,赶紧轻咳两声保持镇定。

可是这时,带土说了句话,彻彻底底打破了他表面的淡定。

带土说:“会不会有两个丁丁?”


13.

鸣人一蹦一跳地跟在佐助身后,对方步伐轻快,即使穿着防护服也依旧健步如飞——这很正常,他可是不是整天坐办公室的带土,事实上他早已习惯于以此类装备在实验室里行动。

那对生着绒毛的耳朵被头盔压瘪,只能地贴在黑发上,看起来有点可怜。

又格外惹人心动。

鸣人好不容易克制住了自己想上手去揉的冲动,却没克制住出声调侃,“佐助,你喵一声好不好?”

“自己喵。”佐助不为所动。

“好吧。”鸣人失望地瘪瘪嘴,“我们要去哪里呀?”

“去统计一下平均变化时间。和副作用。”

“什么???还有副作用啊我说?会怎么样?”鸣人瞬间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哥斯拉?”

“哥斯拉你个毛线球!”佐助终于忍不住了,转过头来冲他吼道,“你究竟有多想让我变成蜥蜴?!”

“对哦,你现在有没有玩毛线球的冲动?我听说猫都很喜欢玩那个耶。我们去买好吗?”

“………”

今天的宇智波家末子,依旧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不和喜欢的人鸡同鸭讲。


评论

热度(272)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Hedwig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