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2)

琉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团扇家的蜜汁家族爱呀 o(*≧▽≦)ツ ~ ┴┴


精十少女:



前文点头像

嗷,因为没有人写斑董泉董带总佐理事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小短篇,大概七到八章就能完结。

然而并不会写乡镇企业,于是开了个奇怪的脑洞。

稍微有一点瘟疫公司的设定哈哈哈哈哈

主cp是带卡鸣佐

可能有其他的酱油一下。

相方们出场了(´;ω;`)

希望大家喜欢


5.

“传染性,未知;严重性,未知;致命性,未知。”玻璃隔墙那端的斑勾起唇角,“我恐怕要见识人生中第一例作死真的把自己作死了的奇迹了,哦不,两例,好事成双嘛。”

隔离室里的带土和佐助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选择埋下脸避避风头。

“最搞笑的是,感染者居然还是专职研究病毒的公司的技术总监…和总经理。”一旁的泉奈补充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扬你们了,以身殉道,烈士。”

两兄弟齐刷刷地鼓起了掌,向伟人致敬。

“实际上我觉得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佐助组织了一下语言,“这两种病毒的在人与人之间传染性都很低,我不觉得它们交叉感染后会提高传染性。”

“你好歹也是学生物的吧?知道有个词叫变异吗?”带土转过去瞪了他一眼,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我都知道。”

“反正先观察情况吧。”泉奈抄起手,“说不定隔一会儿你们就变成浩克了耶,绿绿的,很环保。”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蜘蛛侠。”带土愁眉苦脸道,“变绿一点都不酷…”

“命都要没了还酷,酷你个大头鬼。”

泉奈翻了个白眼,斑干脆利落地按了几个键让一盆凉水从他头上浇了下来,冷笑着问:“现在酷不酷?”

在中央空调和冷水的双重作用下冻得瑟瑟发抖的带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果断闭上嘴不敢再讲单口相声。


6.

“你说…我今天住在隔离室不回去,卡卡西会不会以为我出轨了呀。”带土边百无聊赖地和他的绝酱玩着扫雷,边怨念地嘟囔着。

“嗯。”

“那帕克是不是以为我在外面有狗了…”

“嗯。”

“你是自动回复吗…?”带土忍无可忍地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佐助在跟他家那位金毛不停地你发一个表情我回六个省略号。

趣味何在?连狗都不丢的表情包大战究竟有什么意义?

隔了一会儿他又依稀窥见鸣人在问佐助为什么晚上不一起吃饭,佐助就说不为什么,鸣人又问为什么不为什么…

他从未见过如此小学生画风的车轱辘。

简直比宇智波反弹还幼稚。

带土转了回去,压低声音对「绝」说:“小朋友太智障了。”

绝酱冷静地回答他:「您有一条来自笨卡卡的信息」

当然「绝」不是自己要叫旗木先生笨卡卡的,这是带土给人家设的备注。

他有点心虚,赶紧藏着掖着地打开了微信,只见那个顶着只傻兔子头像的联系人问了句:

「今天吃不吃红豆糕?」

红豆糕?可是他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接触到卡卡西。

早知道就不和他吵架了。

于是带土突然难过了起来。


7.

「今天吃不吃红豆糕?」

「我今天不回来啦,有事。」

「你不会还在生气吧…」

「没有啊,真的有事。不信你问…」

带土刚想打出“佐助”两个字,却猛地感觉自己这种行为跟在外偷情然后让同事向老婆作证在谈公事的负心渣男没什么区别。

他思考了一会儿,拨通了卡卡西的电话:

“喂,笨卡卡。”

“你在哪?加班吗?要我过来陪你吗?”

“我跟你说一件事。”带土小声说,“你把鸣人也带上过来一趟,他不是你助理吗?”

“你到底怎么了?”卡卡西的声音里透出点担忧。

“等会儿告诉你,我在八楼,我帮你把门禁打开。拜拜。”

带土叹了口气,果断地挂掉了电话,他正要命令「绝」为卡卡西解除门禁,就看到佐助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怎么了?”带土疑惑道。

“你叫卡卡西过来就算了。”佐助语气冷得都要掉冰碴子了,“卖队友是什么意思?”


8.

卡卡西领着惴惴不安的鸣人走进来时,宇智波家叔侄二人正上演着全武行,总经理和技术总监丝毫不顾形象地你踢我踹,甚是一副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模样。

“…打扰二位真是不好意思。”卡卡西敲敲玻璃,“但是你们呆在里面干嘛?”

鸣人则是摸摸头不解道:“佐助你不和我一起吃饭就是因为要和带土叔斗殴吗我说?你应该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帮你的!”

叔侄俩尴尬地停下了格斗,迅速拉开距离一个望天一个看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演话剧呢?”卡卡西环视一圈,发现没有可以进去的门,而这间屋子的密闭性显然非常良好,他心下起疑,质问道,“这是不是隔离室?”

“……是。”带土诚实地回答,“如你所见,我俩今天因为作死,所以感染了奇怪的病毒,现在还不知道会成为X战警还是复仇者。”

“也许是绿巨人。”佐助冷哼一声。

“佐助!”鸣人惊恐地大叫一声,扑上去贴着玻璃嚷嚷道,“真的吗我说?”

“怎么,你要和我绝交?”佐助不悦道。

“不不不,就算你变成…”鸣人想了一下最可怕的状况,真挚地哽咽道,“…哥斯拉,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

佐助更生气了,干脆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生化病毒?”卡卡西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带土的脸,“你们公司就喜欢干这个,而且你的瞳孔有点奇怪。”

“猜得挺准?可是我还…”带土摸了摸自己的脸,忐忑发问,“等等,我眼睛怎么了?”

卡卡西走进了一点,挡住光,又让开,“你的瞳孔好像对光非常敏感,光线强时会缩小成竖瞳。”

佐助凑上去看了看,发现果真如此。他肯定道,“这是生化病毒拟兽态的先兆,你果然被感染了。”

“竖瞳?那我岂不是会变成…猛兽之类的?”带土捂住脸,“可是,亲吻病毒的症状呢?”


9.

好不容易给卡卡西和鸣人解释清楚了什么是亲吻病毒,时针已经要指向晚上11点了。

卡卡西决定在隔离室外搭个地铺,说是亲眼见证新变种人的诞生。

当然带土觉得这只是他掩饰担心的借口。

鸣人就直接多了,眼泪汪汪地向佐助保证自己一定会陪着他,直到他变成哥斯拉。

佐助非常感动,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告诉他自己并不会变成哥斯拉。

一阵吵闹后,四个人两两一组,隔着玻璃墙进入了梦乡。

结果带土居然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猎豹,追着卡卡西不断奔跑,并大吼“我要急支糖浆”。

简直太猎奇了。

他被噩梦惊醒,满头冷汗地站了起来,玻璃墙上反射出他的瞳孔。

幽幽发亮。

妈呀。带土想,我真的要变成奇怪的生物了,不知道卡卡西接不接受人兽play。

这时,他感觉到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挠得他小腿作痒。

不会是……老鼠吧?可是隔离室里怎么会有老鼠?

他慌不择路地向后一抓,再向前一扯,随即痛得差点眼泪花都飙出来。

艹,根本就不是老鼠,那特么是他自己的尾巴。


——————————

其实我就是想写兽化…

带土的兽态是黑豹

今天没有更新了。


评论(1)

热度(269)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Hedwig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团扇家的蜜汁家族爱呀 o(*≧▽≦)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