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瘟疫公司(1)

琉歌:

精十少女:



嗷,因为没有人写斑董泉董带总佐理事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小短篇,大概七到八章就能完结。

然而并不会写乡镇企业,于是开了个奇怪的脑洞。

稍微有一点瘟疫公司的设定哈哈哈哈哈

主cp是带卡鸣佐

可能有其他的酱油一下。

第一章卡33和鸣人都还没有出场,(´;ω;`)

希望大家喜欢




1.

“以上,便是上季度生化病毒项目的盈亏报告——请各位审阅手中的利润表。”

时任瘟疫公司总经理宇智波带土冲诸位董事点点头,接着打了个响指,他的智脑「绝」迅速将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利润表投影至每位成员面前。

浅蓝色的字体清晰明了地彰显着他们究竟从这个项目中攫取了多么可怕的暴利。自从能将动物基因与人体组合的生化病毒项目投产,各国便争相下达巨额订单,以此改造生化人,提高恶劣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为什么如此火爆?很简单地设想一下,假如遇上丛林或者深水作战,普通人需要经过多久训练、携带多少装备才能适应。而假如融合了动物基因的话,他们便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良好动态实力与平衡性,甚至获取水下呼吸与抗压能力。

多么神妙。

要带土说,他这几年简直数钱都要数到手酸了。可是他却依旧隐隐有些担忧,生化病毒感染者虽然可以将身体结构自由切换为动物形态(部分或整体),但并非毫无副作用。

——据多次实验展示,它会小幅度导致寿命减短,或者微妙地提高罹患某些疾病的概率。哪怕实验室全力以赴寻找解决办法,也还是需要很长一段研发时间。

也就是说,这个项目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遭到抵制,以至于叫停生产。在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之前,他们必须拥有一个新的,占据垄断地位的盈利项目。

见董事们都翻阅得差不多了,于是带土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生化病毒的弊端我已经附在了表格最后,我想大家都十分清楚,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解决这项隐患。”

“那么我想问一下,实验室针对于此的研究进程如何?”泉奈转着钢笔,漫不经心地提问。

“保守估计能在五年内完成。”带土还没说话,智脑就已经贴心地回答并送上了进展报告。

“致死率高吗?”位列首座的董事长斑凑到弟弟身边看了几眼,皮笑肉不笑道,“只有万分之八,根本不足为惧,我认为这属于合理风险,不应该由我们公司承担责任。难不成他们还以为这是什么化石点金的神仙水吗,怎么可能一点副作用都没有?”

“还是要以防万一的,哥哥。”泉奈眨眨眼,“要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总是等着抓我们的马脚不是吗。”

带土翻了个白眼,往窗外望去,那里伫立着宇智波最大的竞争对手——千手综合防务系统集团的摩天大厦。与双螺旋基因链状的瘟疫公司大楼不同,千手大厦笔直高耸,按泉奈的话说就是深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卖军火似的,跟炮筒一样直哎。

一对死敌隔着最繁华热闹的中心街道相望,一边致力于发挥生化科技的极限,一边崇尚枪支弹药的魅力。真方便那群大佬巨头采购耶。

而他的前男友旗木卡卡西也在对门任职。


2.

为什么说是前男友,因为三天前就千手和宇智波究竟哪家公司更牛逼吵了个天昏地暗——当然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已经是他们在一起的三年中第356次就此开战了,平均三天一起,每次都以干了个爽而告终。

实际上这种战争总是单方面的。当带土滔滔不绝地诉说生化技术有多么日天时,白发的旗木先生就会边享用烤秋刀鱼边抬抬死鱼眼示意他继续,大不了就加一句“所以呢”。

真是惹得带土气不打一处来,几欲要抱着他骄傲的绝酱离家出走。

所以分手也是理所当然的,反正迟早会复合。

情趣嘛。

别问他为什么会和死对头家的行政总监谈恋爱,这很宇智波。毕竟就连斑自己都是个会上了谈判桌对着千手柱间狂甩眼刀子,出了办公室就去开房打一炮的正经人。

这年头,不和敌对公司来一发实在太不时髦了。

真不知道是在商场上征服对方的快感强烈,还是在床上讨伐对方更为刺激。

他脑补了一会儿待会儿要玩的花式play,只觉得血脉贲张,有点迫不及待地想下班了。

可是还得解决面前的问题。

带土勉强重铸清明,让「绝」调出一份ppt,抬起手介绍道:“为了防止生化病毒产业链断裂后我们无力应对,所以我建议将一种新的病毒推广到民用领域——它传播性威胁性都非常低,属于正面积极产品,我想一定有很多人需要它。”

泉奈笑了一声,侧过头对斑耳语一句,“不会是快乐病毒之类的不靠谱的玩意儿吧。”

斑挑挑眉,出声说:“带土,我建议你让实验室研发一种测谎病毒,用于情侣之间,如果虚情假意就会炸成烟花。”

“绝妙,这样就会出现你对着柱间说我爱你,柱间哭着回答我也是然后凌空爆炸的情况了是吗?”带土回呛道。

“柱间不是这种人。”斑语气微寒。

“好吧,我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反应这么大。”带土摊摊手,“实际上由于现在居民物质生活水平已经到了较高层次,所以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消费——忠贞不渝的爱情显然是个很好的选项。所以我将为大家介绍一种……亲吻病毒。”

他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一行花体英文。

「soulmate」

“虽然听起来很怪力乱神,但是这种病毒会在七天之内指引你找到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当你靠近对方时就会出现奇妙的生理反应。哦我当然不是说发情什么的,我们是文明人不是吗?”

带土停顿一下,笑了笑才继续道,“粗暴点描述,就是漫天粉红泡泡飞舞一样的感觉。而治愈这种病毒也很简单,就像王子吻醒睡美人,只需要一个真爱的吻就够了。”

“很精彩的演讲,带土先生,连我都感觉到了浪漫。”泉奈微笑着回答,“可惜我是个只喜欢赚钱的俗人,现在问题来了,它多久才能投产?”

“已经在动物身上试验过了,我想还需要一些志愿者进行人体测试。”带土又切换了一张ppt,“这个项目由我们的技术总监宇智波佐助和实验室负责人大蛇丸共同领导,我相信不日便会有结果。”

“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斑似笑非笑。


3.

“你和鸣人怎么样了,还是在执着地收着朋友卡吗?”

带土穿戴好无菌服,跟随佐助走进了生化实验室,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白大褂们,他看得有些无聊,忍不住开口八卦了起来。

年纪稍小的宇智波转过头来剜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听闻你和卡卡西又分手了,送你两个字——作王。”

“彼此彼此。”带土客气地点点头,收下了这句恭维,“说正事吧,亲吻病毒研发得怎么样了?”

“已经进行到临床实验的步骤了,可是我们发现…”佐助似乎有些迟疑,“它似乎有一个奇怪的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会让人想当街操干对象?”带土左看右看,随口接了一句。

“你怎么这么低俗?”佐助停下脚步,瞪着他严肃地批评道。

“抱歉,我是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大人嘛。已经不是你这种坚持要告白牵手接吻才能上床的小朋友了。”

带土伸手想去揉揉对方的头发,却被小侄儿毫不留情地一手拍开,于是他收回手来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转而进行语言攻击,“是我我就上了他,看牌皇还怎么发卡。”

“……”佐助无法反驳,只好拿起一只盛着鲜红液体的密封管举到带土面前,“这就是病毒试剂。”

“你刚才说它有副作用,是什么?”

“似乎是…臆想症?”佐助想了想,发现自己用词不当,连忙纠正道,“也没那么严重,就是会做梦。”

“做梦?”带土接过密封管,凝神注视着里面那些艳色胜血却晶莹剔透的液体,“做梦算什么副作用?又不是春天的梦,就算是,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吧…”

“具体情况尚不明朗,还需要进一步实验。”佐助从他手中抽回了亲吻病毒,又拿起了另一只装有澄澈水晶状蓝色液体的密封管,“这只你肯定很熟悉。”

“生化病毒。”带土取下面罩,将它举到眼前,赞叹道,“它真美,像璀璨宝石一样。”

“好吧,有时候我也想近距离观察一下摇钱树。这里做过消毒杀菌处理,但你还是应该注意卫生。”佐助提醒道。

“别紧张,它是密封管,我不会手抖的。你一直戴着面罩不闷吗…?”

“是有点。”

佐助正要继续进行安全教育,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研究员水月的声音,他递给佐助一个机器,说是需要指纹确认。

于是佐助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取下右手的皮质手套,准备验证指纹。

霎时间一阵剧烈的上下巨震,接着更严重的左右摇晃,他一个没站稳往前滑去,连着带土一起摔在了地上。

地震了。


4.

“艹…”

恢复平静后,带土边倒抽了一口凉气边对智脑命令道,“报告情况。”

「刚才发生了7.0级地震,实验室抗震级别很高,没有任何损伤。」

“没有?我不算吗?你看我摔得多疼!”带土愤愤不平,转头去吼佐助,“都是你!”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闻到了一丝甜香,那味道非常美好,像是淋了霜糖的蛋糕。

佐助没有回答,而是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右手手心。带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随即心头一凉,毛骨悚然——他拿着的生化病毒与佐助所持的亲吻病毒在刚才的跌倒中摔碎裂开,混做一团,变成了一滩浅紫色的液体。

而佐助的手掌正好巧不巧地按在那堆玻璃渣上,两种混合的液体顺着掌心伤口渗进血液。

“完了完了!有没有什么抗体啊!”带土惊慌地站了起来,“要不要先冲一下。”

可是鬼使神差的,他又闻到了那股奇异的甜香。

“来不及了。”佐助抬起头,“而且这两种病毒都具有极强的…挥发性。”

“什么?”他迟疑两秒,随即想起自己嫌热取掉了面罩。

原来那是病毒的芬芳…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带土惨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救救我我不想死!!!!”




评论

热度(280)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Hedwig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黑呢帽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仓储
  6.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