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723】Made of star(3)

琉歌:

精十少女写完贺文了!:




前文点头像

不出意外的话零点的一更就是完结了,伤心,人家准备去魔都逛only,而我还在肝文

设定有借鉴stardust,但是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哟



10.

聚会的那一天大雪纷飞,整个世界都仿佛沾满了纯白的糖霜。
佐助为难地盯着手里一大堆优惠卡,转过头对鸣人抱怨道,“莫名其妙,剪头发就剪头发,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卡片?”
魔王殿下挠挠头,回想了一下刚才理发店里人头攒动,粉红泡泡与花痴尖叫齐飞的场景。说实在的,他还从没见到店长和理发师们如此激动过,一副恨不得打一折甚至倒贴前也要给佐助从头到脚打扮一新的模样,太夸张了…当然最后在他的坚持下还是付了钱啦,魔王可从不薅社会主义羊毛。
“因为你长得好看吧。”他想了想,又改口说,“很好看。”
“是吗?”毫无自知之明的星星批判道,“不懂你们的审美,照我说,圆的才好看。”
“……”对此,愚蠢而眼瞎的人类拒绝予以评价,并且暗自认为佐助适合去玩健身球,一定会给他带来良好的视觉体验。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几片调皮的冰花落在佐助的脸上,把他长且微翘的睫毛染上些许银辉,扑棱扑棱地扇动着,像小鸟羽翼根部柔软的绒毛。鸣人看得入神,好半天才被佐助不满的呼喊叫醒。他也没解释,反倒笑了笑,拉过佐助不戴手套也相当温暖的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一本正经地说,“佐助不知道吧?我们人类出门都是要随身携带好贵重物品的。”
“什么?”佐助没太领会其意。
鸣人摇摇头,笑得更灿烂了,“没什么。”
两个非正常人类跟连体婴似的紧挨着向前走去,一个心大如盆,一个不明就里,结果就是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一路或羡慕或惊诧的目光洗礼,其间还夹杂了一些奇怪的孜然烧烤味。
走了一会儿,佐助突然想起个重要问题,“我们要去哪里参加聚会?”
“去玻璃温室,花仙开的。”鸣人解释说,“花仙是樱花精的女朋友,她所在的地方一年四季都会鲜花盛开香气不绝,环境很好,所以我们每次都在那里聚餐,而且兔子先生做的杯子蛋糕很好吃。”
“我发现你们品种很丰富…”佐助总结道,“我已经听你说过许多奇奇怪怪的家伙了,人类不怕你们吗?”
“他们不知道呀,对外我们都假装正常人,虽然实际上是神经…不,群魔乱舞。”鸣人带着他转过拐角,停在一家挂着嫩粉与浅金双色涂抹吊牌的小店门口。他敲了三下门,两短一长,朗声询问,“有人在吗?我是鸣人。”
佐助被这句“有人”给逗乐了,他好想替与会者回答一句没人只有妖魔鬼怪,但最终还是按耐下吐槽的冲动,好好地站在鸣人身边陪他一起等待应门。
没过一会儿,门内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像是一蹦一跳着前来开门。随着嘎吱一声,佐助找到了答案——一只穿着警察制服的黑兔子。
“朱迪…”他下意识地喊道。
兔子先生竖起耳朵,保留于心的动物本能让他焦躁不安地跺了跺脚,不太愉悦地回答道,“柱间不在,我是带土。鸣人,这位是你的…?”
“跟你的卡卡西一个性质。”鸣人面不改色地冷静作答。
显然还没理清楚朱迪兔,带土兔和叫柱间的家伙(听上去像搞房地产的)之间关联何在的佐助茫然地看着他俩交换过了然的眼色又互相竖小指,心想人类…不,妖怪真是太难懂了。


11.

“不我其实不太喜欢吃…好吧。”
佐助愁眉苦脸地挖了一勺蜂蜜奶油蛋糕塞进嘴里,在这之间他已经努力拒绝了带土为自己涂指甲油的邀请,并躲避了花仙井野给他编织花环的提议,最后还是败给了热情的红发魔女——听说这位叫香磷的女巫是鸣人的表亲来着。
“怎么样,好吃吗?”小魔女眼巴巴地望着他,可佐助还是不解风情地说了个不喜甜口,于是小魔女灰溜溜地走开了,留他一人清闲。
那边喝了点小酒的魔王殿下正和兔子先生争执不休,内容极为幼稚,以下截取片段。
带土:“我告诉你,笨卡卡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鸣人:“佐助才是,他有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可爱”
带土:“呵呵,笨卡卡会做红豆糕,超好吃!”
鸣人:“那又怎么样,佐助会吃番茄。”
带土想了想,决定用点刚学来的高级追星词汇,“笨卡卡在人群里是会发光的!他眼睛里有星星!”
这下子鸣人不和他吵了,摆摆手表示停战——讲理,佐助真的会发光,也真的是星星。而他漩涡鸣人炫耀了吗?没有!
什么叫风度?这就叫风度!叫王者气质!
带土自以为胜利凯旋,开心得又吃了两个杯子蛋糕,这才把话题引回了正轨,“你要找扉间?”
“嗯,我想找他要一个瞬移符文。”鸣人语气低沉了一点,颇有些委屈。
“那可真是太不巧了。”带土拿过一串花见团子啃了起来,含糊不清道,“听说他的炼金室失窃了,有贼偷走了所有的瞬移符文。他急得领子上的毛都快掉光了,短期内应该是没有心情再刻录符文的。”
“——太好了!!!”他突如其来的鼓掌叫绝把兔子先生吓了一大跳,连耳朵都跟雷达似的竖直了,魔王殿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支支吾吾地敷衍道,“我是说,太糟糕了…可怜的扉间,祝愿他早日寻回符文,幸运女神在他那边。”
“事实上我很好奇那个贼是怎么摸进他的炼金室的?外墙设有结界,也没有撬锁痕迹,瞬移魔法禁止,难不成他是从地缝里冒出来的吗?”带土一放松,耳朵就耷拉了下来。
鸣人左右环视,锁定了佐助的位置,边起身边漫不经心地胡诌,“很显然,小偷来自皮姆科技,快去抓他。”
带土呆滞良久,好半天才理顺了其中逻辑——皮姆科技等于缩小粒子等于…蚁人?不好意思,他可不知道电影角色什么时候能具象化了,还有作为一个光明伟岸正直的魔王你这样随便扣锅给傻爸爸真的好吗?


12.

明显喝得略高的魔王殿下一边拉着(他单方面宣布的)自家星星的手晃悠在回家的小路上,边哼唱着不成调的明快小调,吐词不清到佐助就听出了两个滴沥滴沥。但他自己找不着北,也只能任由鸣人牵了一路,雪地上留下并排两行脚印。
“我们来打雪仗吧!”走到一半鸣人突发奇想,弯下腰捧了一把雪在掌心压实捏成球,刚要扔出去却又缩回手,“算了,你没戴手套,会冻伤的。”
“我不怕冷。”星星再次申明一遍他的本职是发光放热。
“我怕你冷。”鸣人拽过他的手用自己的手捂住,边往中间哈气边认真地回答。
“……”
“对了我还没跟你说,瞬移符文被偷走了,最近一段时间你可能得继续呆在地球了——不过我会给你买很多番茄的,你不要太不高兴。”魔王承诺得很用心。
“……”星星甩开他,耳朵尖有点发红,“我没有急着要回家,如你所知我是一颗星星,与寿命相比这点时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鸣人想了想,问:“佐助没有思念的人吗?”
“小行星和彗星吗?”
“不是呀,我是指像父母亲人,或者好朋友之类的。”
“我只有我自己。” 他抬起头看向夜空,“从你们这儿看每颗星星都离得很近,但实际上差了很多光年。”
“我之前也只有我自己哈哈哈,因为我…跟我来!”鸣人突发奇想,拉起佐助便向前跑去,呼啦啦地穿过森林,来一个断崖旁边。
“佐助你怕高吗?”他转过头问。
“…白痴,我以前是呆在天上的。”佐助皱起眉,很不悦于对个人能力的质疑,“你说我怕不怕高?”
“好吧好吧。”鸣人嘴唇微动,念了一长串咒语,然后欢欣鼓舞地怂恿道,“那你往前走一步?”
“…要谋财害命也不是这个害法吧,我知道下面是悬崖。”佐助用看精神病人的眼光看着他。
“没事,相信我。”鸣人孜孜不倦地劝说着,还举了个例子,“你看过哈尔的移动城堡吗?”


13.
雪花从他身边飘落而下,坠入脚底的深崖里,但佐助就这么站立在半空中,仿佛那儿不是空气,而是有个看不见的平台。
他眨眨眼睛,好奇地提问,“我在…飞行?不,应该说是悬浮?怎么做到的?”
鸣人也向前迈了一步,走到他身边,“是我契约灵的魔法,它叫九喇嘛,能自由操作风…我把它的魔力附着在你的腿上,所以我们在空中也如履平地。”
“魔法?”佐助试着微微跃起,感觉自己足底是一张柔软的飞毯,“很好玩。”
这是他给出的第四个好评,鸣人想,不知道九喇嘛是否和自己与荣共焉。他心念一动,略弯下腰,手心朝上冲佐助说,“我教你好吗?”
“我已经会走路了。”佐助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鸣人却摇了摇头说:“不一样,这是跳舞的邀请。”
“我不会,而且要分男女步的话得先打一架吧?”
“不用会,只要转圈就好了,嗯举个例子…”鸣人笑吟吟地乱唱了几句,“——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 呀一二一…大概这样。”
他们乘上轻盈的风,就这样你注视着我,我凝望着你,旋转再旋转,踏着连绵起伏的步伐漫步于空。悠扬之雪是最佳伴舞,如柳絮,若芦花,似轻烟,与二人一道盘旋摇曳,以晶莹剔透的姿态沉浮荡漾,纤尘不染地游离凡世。而深紫夜幕中正点缀着一弯皓月,毫不保留地倾泄下水银似的辉华,它是灯火阑珊的光影魔法,给予每一粒尘埃同样的宠爱,亲吻过后万物无邪。
渐渐地,二人行至一片积满皑皑白雪的树林。由于亮度变化,总是追随环绕佐助的那些浅蓝微芒再次跃出,像破碎水晶镜留下的无数细屑粉齑,洋洋洒洒地掉在纤尘不染的雪地里、枯枝上。自然恩赐它们以新生,于是泥土里开出遍地瓶覗色的花,闪闪发光,只有色泽没有芬芳,却更加绚烂夺目——只因这是星星点燃的花火。
风的妖精沉默不语,无声无息地配合着发烫的冰雪,搭建出温暖又清冽的童话世界。今晚有月缺星,那大概是所有的星尘都坠落到他们身彻了吧。
自在的风、无暇的雪、柔和的月、盛放的花,一切一切,所有的美好你唱我和,共同编织出甜蜜冬夜里的风花雪月。


14.

“等等,那是什么?”佐助停下脚步,惊诧地望向银装素裹的枯树桩,他抬起手揉揉眼,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儿的确有什么时隐时现的东西在闪烁,有蒲公英般的灿金色,有湖泊般清透的琉璃色,还有绿茵地般的翠绿色。
鸣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随即轻笑出声,边念动照明魔咒边解释说:“全是luminary,只不过它们是大地的萤火虫,胆子非常小。平时躲在空心树干里或者大石头下面。只有遇到很喜欢的人才会跑出来。”
他话音未落,那群圆滚滚的小光球便一个接一个怯生生地探出头来,虽然它们并没有长眼睛,但佐助能清楚地感觉到光球们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他迟疑地招了招手,枯树桩处便爆发出一阵鸣人听不见的欢呼,紧接一拥而上,把他扑了个满怀。
非常不给面子,一个都没去蹭鸣人。魔王殿下摸了摸鼻子,自我安慰道,“好吧好吧知道你们都喜欢会发光的星星。”
想了想他又嘀咕一句:“因为我也喜欢。”
“你说什么?”被一大波发光绒绒球淹没的星星没太听清。
“我说它们太黏人了。”鸣人走上前去,和声和气地劝解说,“好了luminary们可以给我一个谈话空间吗?你们总不能一直霸占着他吧,我数一二三,一,二…”
坏心眼的契约灵比他更早发力,自作主张地刮起一阵旋地卷风,把光球们一股劲全都吹跑了,霎时间空气中全是哼哼唧唧的抱怨。
“哦不九喇嘛你不要欺负它们,它们那么小!”魔王说是说,实际上却拿契约灵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何况某种程度上他是乐见其成的。
“你的契约灵很可爱。”佐助站起来拍拍沾在身上的细碎冰花。
“是吗?我也觉得它很好。”鸣人冲无形的风之妖精眨了眨眼睛,接着放缓了语速轻声说,“还记得我说过我曾经也是只有我自己吗?
“嗯。”
“这是因为我生来就有九喇嘛,所以我才是魔王。小时候大家都不太喜欢我,因为它的力量强得令人畏惧,而且总是爱发脾气。”他说得很认真,“就像佐助只有小行星它们一样,以前我也只有九喇嘛和luminary。”
“那后来呢?”鸣人的光球又飞了回来,继续贴着佐助的手心磨蹭撒娇。
“后来我和九喇嘛好好交流了解,成为了好朋友。再后来我就有了很多很多朋友,再也不是孤独一个人了。”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知道佐助也不是孤独一个人——因为佐助有我啊。”
说完,还没等佐助作答,他便拉起佐助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嘴里又哼起了那首节奏明快的小调,“You will love me ,dilly dilly,because I love you。”



————————

鸣人哼的歌是Lavender's Blue




他们的行为非常危险,没有魔法千万不要模仿


评论

热度(37)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秦水连湘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6.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7.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