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723贺文】Made of star(2)

琉歌:

精十少女写完贺文了!:



前文点头像
越写越长,两更还没写到他们跳圆舞曲,难过
明天真的不可以偷塔了,我一定要在零点更完,相信自己哦哦哦哦哦~
设定有借鉴stardust,但是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么么哒


6.

鸣人还没来得及动作,天性喜光的luminary便飞快地扑了上去,依恋地贴着星星磨蹭示好。于是星星那双漂亮的眼睛睁得圆了一点,似乎在好奇这是哪儿来的小家伙。他抬起手,让光球落在掌心。兴许是luminary蹭得他有点痒,浅红色的唇瓣也勾起了一丝幅度,双颊染绯,眉清目秀,肌肤像鲜嫩的水仙球根那么白皙——这就更加明艳动人了。
宛如璀璨夺目的钻石,又似含苞待放的花朵。
魔王殿下快看傻了。所幸他还算得上是见多识广,这才能勉强找回意识,心想得先做个自我介绍。
想得倒挺美,说出口却变成了,“你长得真好看。”
话音未落,鸣人便想,完了,他肯定觉得我是个智障了。星星看着他,没回答,想必也是不知该作何反应。很多年后鸣人都还认为这是他一辈子最机智最精彩的救场,他怔愣两秒,语速飞快,“你好我叫漩涡鸣人今年天晓得多少岁爱好是天文观测你就是我看星星时捡回来的因为我害怕你待在外面着凉了条件简陋请不要介意还有我目前的婚配状况是未婚!”
“……”对方茫然许久,终于不太确定地说,“我叫宇智波佐助。”
他的名字没什么特别的,但配上那如甘泉浸润心田一般清清淡淡的声音,鸣人便觉得这是自己听过最美好的名字了,鬼使神差地问了句,“那我可以叫你佐助吗?”
佐助点点头,想起人类初次结识都该是要握手的,于是他再一次试着起身,却因依旧找不到着力点而摔回地毯上。稍感丢脸,他抿住嘴唇侧过头,假装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可事实上鸣人并不会嘲笑他,与之相反,魔王殿下的心肝脾脏全都在声嘶力竭地呼喊天啦他好可爱,有刚开始学走路的小鹿斑比那么可爱!
“我教你。”他心念一动,笑眯眯地上前几步,半弯下腰,手心朝上,柔声说,“手给我好吗?”
如果佐助对人类的了解更深一点的话,就应该知道这根本就像个邀请舞蹈的姿势。可惜刚来到凡尘的星星还很懵懂,于是他放心地握住了鸣人的手,顺势站了起来,绷直小腿,开始笨拙地学习人类的行走方法。


7.

“所以说你是一个…魔王?”
佐助窝在沙发上,一边抱着只剩27%电量的平板电脑玩popstars,一边和鸣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自从发现了新玩具,他想回家的愿望也就没那么迫切了,好歹得把记录刷新了再走呀——没错,他很聪明,所以不需多时就已经可以自由走动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毕竟他并没有光速穿梭的能力,更不是探测火箭。
指尖灵巧地从触摸屏上滑过,带起一连串“砰砰砰”的游戏音效,他突然开始觉得拥有手指似乎也挺不错的,球体可没办法如此精敏移动。
鸣人把掰手扔回工具箱里,扯过毛巾擦拭着手上黏糊糊的柴油,抬了抬手还是不敢直接抹汗,只好任由它滑落至嘴角。他舔了舔,有点咸,不过心非常之大的魔王不会拘泥于此等小节,反倒大大咧咧地回答说,“对啊,我是魔王,超厉害的那种。”
佐助回过头来看着他,眨眨眼睛迟疑地问道:“魔王是什么?我观察人类时没见过这种…职业?”
……好吧,你装了个惊天巨bility,却无人赏识…鸣人嘴角抽搐,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唱起了无敌是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空虚,忖度几秒后尽量换成了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百分百成功打劫银行的那种。”
“不用黑布蒙头?”佐助问。
“不用黑布蒙头。等等不对,那是丝袜。”鸣人纠正,“又不是死刑犯…”
星星耸耸肩转了回去,表示不太懂你们人类的审美。他一动,周围那些盘旋飞舞的光点也跟着摇动一下,晃得鸣人有些眼花。但他并没有抱怨,因为多亏了这些光点他才不需要嘴里含着探照灯手上干活——luminary早就跑去和光点联谊交友了,丝毫不顾主人窘境,天知道他之前怎么会觉得它善解人意贴心可爱。
惨遭抛弃的魔王殿下叹了一口气,继续低头任劳任怨地维修手上的破机器——似乎有个零件接触不良,他找了很久也没找到问题何在。
“你在干什么?”
耳畔突如其来的一声提问,他吓得手一抖,惊慌地望向那张近在咫尺的精致脸蛋,干巴巴地说,“我在弄柴油发电机,你怎么过来了?”
佐助把平板电脑凑到他面前,“死了。”
“那你重新玩呀…”鸣人想帮他点replay键,却碍于满手污渍,只得抬抬下巴示意。
“这会儿不想玩。”佐助把平板推到一边,饶有兴味地凑到他身边张望,“组装?”
“修理。”语文成绩不太好的活字典甚感心累,边从工具箱里挑了把更小的螺丝刀边说,“修好就有电了,然后我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光?”星星歪着头思索一会儿,认认真真地说,“我可以。”
话音刚落,屋内光芒大作,所有亮蓝色的光点瞬间化作白亮的高瓦数灯泡,在鸣人的视网膜上留下灼烧的斑点。他也顾不得手脏了,一边慌张失措地捂好眼睛施放治愈魔咒, 一边大声呼喊,“停!!!我要瞎!!!”
听到他的惨叫,炽光委委屈屈地偃旗息鼓,身边人嘟囔一句,“你自己说要有光的。”
“可我没让你闪瞎我呀。”鸣人痛苦地扶额,“你太亮了,焊工玻璃都挡不住…”
佐助更认真了,“因为我是星星。”

8.

和一枚星星一起生活总是喜忧参半,自从出于私心地收留了名为佐助的星星,魔王殿下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
首先他必须承认自己的生活品质有了极大提高,没电时佐助可以充当led灯管,省去了他召唤luminary的麻烦;有电时…拜托,任谁对着一张清秀端丽的脸都能多吃下两碗饭吧?
其次,不断向佐助解释各类名词也很好地训练了他的遣词造句能力,丰富了他的文学涵养,鸣人认为自己不日便可飞升为人民文学家,而不用再在网上连载言情玛丽苏文。
最后,最大的弊端是,他已经好多天没进行天文观测了。为什么?乐不思蜀呗。讲理,有个活生生的样本在你身边晃来晃去,又何必再去对着夜空发呆呢?
好吧,既然这也算不上烦恼,那麻烦就只剩下…
“佐助,你为什么要在屋里戴泳镜?”
鸣人吃力地搬着一个大箱子上楼(第多少次忘记用魔法来着?),里面装的是网购的各类图书,从天文地理到人文历史,全是送给佐助的——谁都没料到,星星居然颇有学霸的潜质,他几个星期就翻完了鸣人所有的图书收藏…虽然鸣人的收藏大都是些漫画和教科书啦。哦?你问魔法卷轴?哈哈你想多了,魔王殿下可不具备良好的学习习惯,否则也不会老记不住魔咒了不是吗?
结果佐助却没继续阅读,反倒支着个下巴趴在床上看电影,还戴了个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儿童泳镜…
鸣人有些接受不了这种打扮,虽说美人怎么样都是美人,可画风很清奇呀,他需要时间来克服障碍。
“佐助?” 他又问了一遍。
星星拉下泳镜看向他,“嗯?”
那双亮如点漆的眼睛周围被弹性材质压出浅红色的痕迹,鸣人差点没笑出声,连忙放下纸箱走上前去替他取了下来,“为什么要戴泳镜?…你在看什么电影?”
“X战警。”佐助薄唇轻启,“实际上我试过墨镜,但还是泳镜更像…呃,镭射眼?”
“……你想让双眼发射红色激光吗?”鸣人干巴巴地说,心下感叹真是单纯天真,却忘记了前不久他自己也因为想cos暴风女去查阅过天气魔法,最后发现他根本读不顺那些冗杂的雷电咒,才只得作罢。
“应该可以?我试试?”佐助说得挺认真。
“别,我不想再瞎一次了。”
鸣人眼疾手快握住佐助的手阻止了这场可怕的尝试,细腻光滑的触感让他心猿意马了几秒。他回想起方才碰到佐助脸颊的感觉,也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吹弹可破,但温度略微高于常人体温。于是鸣人蹙起眉担忧道,“你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
“没有。”佐助不解地摇摇头,“我很好。”
“可是你的体温?”
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根温度计塞到佐助衣服里,五分钟后拿出一读。
38.5度。
“你发烧了。”鸣人撩起他的额发,用手背试了试温度,“真的很烫,我去帮你找药。”
“但我觉得我没有生病。”佐助坚持己见。
“得了吧,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生病。”
鸣人用被子把他盖得严严实实的,转身要下楼拿药箱,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尴尬地解释:“我又忘记自己会魔法了…不好意思,咳,Vigorous vitality!”(治愈魔咒)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温度依旧。
“为什么没有起效?”魔王殿下很是惊愕于拿手式法居然失效,反复检查过咒语拼写音准后迟疑道,“你有魔抗?”星星摇摇头。鸣人想了想,清清嗓子念了第二个魔咒,“试一下是不是真的有魔抗吧,hair growing!”(头发生长)


9.

“…对不起,我错了…但我要是剪毁了可怎么办?”
鸣人紧张地站在佐助背后,左手握着一缕柔顺乌黑的长发,右手颤抖地持着剪刀,比划了半天都不知该从何下手。生发魔咒显然异常起效,立竿见影,只用了几秒便开始疯狂生长,等他反应过来该停止魔咒时佐助的头发已经长至腰间。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你爱怎么剪怎么剪,好热。”佐助蹙起眉,毫不在意个人形象,伸手拔开垂落肩头的长发,任由它们在他背上画出一道优美的圆弧,“不太舒服。”
“热?拜托了现在可是冬天。”耳畔传来窗户被寒风摧残的哐当声,鸣人皱起鼻子说,“等等?既然生发咒起效的话就证明你并没有感冒?那为什么这么烫?”
佐助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你为什么不看看书?我会发光。”
“所以呢?”
“你以为我是冷光灯管吗?”佐助头向后仰,对上鸣人不解的视线,“发光放热,天经地义。”
“好吧…看来我们又节省了一项暖气开支。”鸣人干巴巴地回答,“我要动手了,上天保佑十分钟后它不会变成被淘气包割过的稻田…等等,我想到了什么。”他放下剪刀,摸了摸鼻子说,“我会切割咒。”
“随便什么魔咒。”佐助无所谓地耸耸肩,从果盘抓起一个鲜红的果实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口感在味蕾上跳起了踢踏舞,他愉悦地眯起眼,小声问,“这是什么?”
鸣人低下头瞟了一眼,解释道,“番茄。我怎么把它放到果盘里去了?”
“人类难得有一点好东西不是吗。”挑剔的星星给出了百年一遇的好评,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三个五星,前两个获此殊荣的分别是luminary和平板电脑。
“好吧…咳,只需要一个切割咒,一个切割咒。”鸣人为自己加油打气半响后朗声吟诵道,“dissection。”(切割魔咒)
黑发整整齐齐地断裂开来,如同无数被雨滴打落的水墨蝴蝶那样飞旋坠地。鸣人绕到佐助身前打量成果,不多时便挫败地捂住脸沮丧道,“天…我…太齐了,我们还是改天去理发店折腾吧。”想了想他又开心了起来,“正好最近有个聚会,我可以把你介绍给我的小伙伴们。”
“小伙伴?”佐助搜寻一下参照物,“luminary?”
“不,虽然luminary也是啦,但他们是会说话的那种。”
“luminary也会说话,只是你听不懂而已。”星星不满地为发光体同类辩解道。
“好好好,他们很有趣的。”鸣人搬了个凳子坐到佐助对面,“有个暴力的樱花精,我觉得她能称得上是力拔山兮气盖世呢;有个拿怀表的兔子先生,唔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那种,他热爱美甲,可实际上是名警察;有个教武术的西瓜精…你只要一看到他就知道为什么他是西瓜精了;还有一名炼金术士,他制造的符文能带你瞬间移动去任何地方;还有…”
“等等,你说什么?”佐助打断了他,一字一顿地问,“什么符文?”
“能带你瞬间移动去任何地方的符文。”鸣人迟疑地重复一遍。
“包括回家吗?”
他双眼燃烧起两团希冀的火焰,一眨不眨地望着鸣人,饱含期望。于是鸣人垂下眉眼,低声回答,“我想是的…我是说,包括回家。”










评论

热度(38)

  1. 秋池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3.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秦水连湘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6.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7.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