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

一个热衷于性转的变态。
脑洞无限大,文力无限小。

【723贺文】Made of star(1)

琉歌:

精十少女还是没写完贺文:




人有多大胆贺文拖多长,显然是无法一次完结的,争取在23号零点发完吧




设定有借鉴stardust,不过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啦




0.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1.

新时代新气象,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人们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兴趣范围随之扩宽,在工作学习之余也能一享独特爱好。无论你是热衷羊毛毡戳戳乐的霸道总裁,还是电竞王者身后的七旬老太,亦或是业余美甲的特警队长,以至于爱好天文观测的魔王,都不奇怪。
…呃,大概吧。
实际上,漩涡鸣人先生并非一位典型性魔王;反之,他的光荣事迹足够他在历代魔王耻辱柱上占据一席之地的了——天知道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抢公主不毁灭世界的魔王究竟是从哪块石头里蹦出的奇葩!上帝作证,魔王如果不干坏事,那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最可怕的是,他不仅不干坏事,还团结邻里,友爱伙伴,墙壁上挂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爱村,敬业,诚信,友善”等核心价值观语录,甚至曾经使用自己超凡脱俗的魔力拯救过一架遭遇空难的飞机。因此他的好友,由千年樱花树幻化而成、现任外科医生的春野樱小姐强烈建议他改行当超级英雄,她连名字都帮他想好了,就叫拉面战士吧。
不务正业的魔王殿下把头摇得像面拨浪鼓,为难万分地提出,万一哪天什么变种人街道办找了上门,邀请他去开大机器人,结果打架时发现他其实是超反…这就非常尴尬了。
樱花精小姐嘴角抽搐,竟不知道是先吐槽街道办还是先询问为什么变种人要开高达。最后她只好选择用花瓣糊了对方一脸,恶狠狠地撂下句少看点片脑洞收一下,然后昂起头踩着十厘米的细跟尖头高跟鞋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魔王殿下的小破别墅。
魔王殿下一点也不生气,而是乐呵呵地跑进屋里找出了他的宝贝天文望远镜,哼哧哼哧地将它扛到房顶架好,准备进行每日必修功课——看星星。
前面已经说过了,这名魔王最大的爱好就是看星星。不为什么,他的寿命实在太过漫长,总有一天所有友人都会随时间化为尘土,离他而去…但星星不会。它们总是自顾自地发着光,数十年、百年、千年如一日,就如从古至今人类都仰望着同一片天空。
也许只有它们能陪伴着他走向灵魂尽头。
不过这没什么值得悲伤的,漩涡鸣人可是相当标准的乐天派呢,有星星看是很令人庆幸的事儿不是吗?他在观测星空上造诣颇深,甚至独立发现了一颗小行星,按照惯例他将拥有这颗小行星的命名权。他已经想好了,要卯足了劲再发现一颗星星,等到有朝一日情有所衷,就一颗取自己的名字,一颗取爱人的名字。这样的话,就算岁月带走伴侣的生命,他们也永远彼此照耀。
听上去非常浪漫呢,魔王先生。


2.

一阵寒风吹过,鸣人打了个哆嗦,连忙带上围巾裹好外套,啃着指甲思考要不要下楼再加一件衣服。
现在是11月19号凌晨两点,气象台预报一年一度的狮子座流星雨将于下半夜降临,所以天文爱好狂才会大半夜的不睡觉,傻不拉几地站在房顶上等候流星。
所幸今夜晴朗,可见度极高。而且为了观测星空,他特意将房子买在了远离城市的郊区以获得更清晰的视野。狮子座流星雨每隔33到34年会迎来一次高峰期,可在一小时内抛射出数千颗流星,不似细雨,反如滂沱,是当之无愧的“流星之王”。他已经做好了望远镜观测和延时摄影的双重准备,万事俱备,静待陨星。
往冻僵的手心里哈了好几口气,他猛地想起…妈个鸡不对啊,我好像是名魔王来着,会魔法的那种。
尴尬地挠挠头发,鸣人回忆了好一会儿,终于勉强想起了调控温度的魔咒。于是他清了清嗓子,磕磕巴巴地吟诵起冗长的咒语…然后成功地把自己冻了个透心凉——尴尬,念反了。
幸好没人看见。
他又挠挠头,再试了一次,这次魔咒终于生效,全身上下都涌动起暖烘烘的热流。看来可以好好观测流星啦,于是魔王殿下没心没肺地傻乐了起来。
又等了大概两个小时,鸣人都快昏昏欲睡了。骤然间,一条闪亮的白线如利剑般劈开夜幕,在和大气层的摩擦中燃烧发光,拖着斑斓轻盈的纱裙朝东边急坠而去,转瞬星暴至,成百上千,不计其数,像顽童在青石板上乱涂乱画一般错乱交织,点亮苍穹。似如雨箭阵,又似碎石滚坡,但如果非要找个最贴切的修饰,那一定是幽昙怒放,刹那芳华,顷刻间便挥霍尽余生艳和美。
星星真是太璀璨了,胜过世上一切珍奇宝石。魔王殿下看得入迷,心里也不由得浮想联翩——要是我也能拥有一颗星星该多好呀。可惜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已被他抛之脑后,却忘了根据玄学,对流星许愿是会灵的。
尤其是在当你是愿望越强,言灵越真的魔王时…



3.

魔王殿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此情此景。大好的日子,他在房顶看流星,内心一片波动,甚至想连拍n张,正要嗨到丢掉手表丢外套,丢掉大脑再丢烦恼呢。
结果“唰”的一声,一颗特别亮的星星跟究极死神飞弹似地冲了过来,从他头顶掠过,砸在他家后山小树林里…那声音,那动静,简直雷电轰鸣,山崩地裂,幸好他这房子独一栋,周围人烟稀少,否则估计现在已经全员出逃搭帐篷喂蚊子了。
鸣人也差点没给吓哭,生怕高温会引发森林火灾,讲理,那坡上不少的树还是他亲手栽的,来年要结果子的呢,烧没了该多可惜、多么影响农民种果树发家致富呀。心痛到无以复加,他赶紧慌不择路地提了个灭火器(显然他又忘记要用魔法了),就往后山跑去,希望能减少些许财产损失。
路上全是些焦黑的断枝残叶,连树干都点缀着猩红玛瑙似的未尽火星,就更别提灰烟乍起的降落点了,浮空而起的齑粉几乎模糊了整个晴朗夜空,看上去颇有点像股妖气。
于是鸣人更担心了,三步并做两步便狂奔进了那片烟雾中,刺激性气体呛得他鼻腔酸胀,嗓子眼里也泛起腥味——这时他才终于想起之前应该给自己加个防壁魔法。但是…咒语怎么念来着?他忘了。一边想着要鼓励炼金术士们制造魔王专用记忆面包,背书能力非常垃圾的魔王殿下摸了摸鼻子,只得退而求其次给自己加上个治愈buff,睁大了双眼继续探查情况。
好吧,并没有真的烧起熊熊烈火,倒是地面被砸出了个巨坑。奇怪的是,深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发亮,抛洒出一闪一闪的月白光晕,煞是好看。鸣人心念一动,将几丝魔力凝聚在掌心,用了他最熟悉的式法——召唤旋地之风。
一阵氤氲着灿金色的旋风凭空升腾,极速席卷过境,它威力不大,却足以吹散尘烟,擦清视野。他眨眨眼睛,朝发光点望去,只见深坑中央侧卧着一名身着白衣、眉目精致的少年,而那些浅蓝微光正是环绕在他周围的碎屑所发,看上去像一层保护罩。
如果鸣人再仔细一点的话,就会注意到少年白皙的指尖也染了一寸不断褪色的星芒,越变越淡直到他的肌肤与人类别无二致。但惜鸣人完全忽视了这一点,满心满眼只想着他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天上掉下来的。
星星居然也会成精呀…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非常感慨,一时间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童话在他脑海里吵嚷了起来,最终还是牛郎织女过五官斩六将,以压倒性优势胜出。可魔王殿下思来想去,犹豫了很久也还是没敢动作……讲理,他是个正直的好魔王,不是随随便便就偷衣服耍流氓的好吗?何况他家也没养牛。
虽然没养牛,但也能搞一下近距离天文观测嘛,把星星妖精放置于此指不定会冒出什么乱子呢,加之睡在野外还可能感冒。就这样,魔王殿下接受良好地弯下腰,挥开那层浅蓝碎屑,将捡到的星星抱回了家。


4.

作为一颗星星,生活总是缺乏趣味,除了发光就只能俯瞰大地围观真人小电影,偶尔还会一不小心看到辣眼睛内容。但这并不代表有任何一颗星星想离开闪耀银河坠入凡尘。
所以佐助醒转后意识自己的处境时都快气得超新星爆炸了…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混蛋把他搞下来的?!
试想一下,你好好地躺在浩渺无涯的宇宙中,伴随彗星冰核融化而产生的云雾状长尾带来的清凉入眠,心里还打算一会儿要为小行星撞击天然卫星加油鼓劲呢。结果一睁眼,你猜咋地?哈哈哈你变成愚蠢的三维有机生物了,好有趣哟。
换作是谁都得生气对不对?
他从软乎乎的席梦思垫上支起上半身,盯着自己修长漂亮的手指发愁…天啦真是太可怕了人类这种怪物为什么要有四肢,当个球体多方便。从他的角度看,这一整间屋子全是些精巧古怪的小玩意儿,比行星环更为别致;邪恶的器皿吊在头顶,将光芒锁在透明球体里,听说这叫灯;他身上正裹着一层像是固体冰因远远望见自己而融化时的柔雾似的…布料?还是衣服?
佐助不太确定他是否记对了人类发明的深奥名词,就如同他不知道谁教过他这些基础知识,反正就是会,反正就是奇怪而有趣。
以及最神奇的,重力。
佐助尝试将双足下放地毯,绒毛的触觉让他颇觉新奇。心情稍微转晴几分,他回想着平日所见蓝本,抿了抿嘴唇用单手撑住床头柜站了起来。他不太熟练,只有本能地张开手臂保持平衡才能勉强维持姿势,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向上仰起,负责传递快乐的多巴胺在他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加速分泌,向他诉说地球的美妙何在。
他犹豫地把左脚脚尖往前挪动一寸,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于是他放心地抬起右脚向前跨了一大步…应该有谁来教导毛绒绒的雏鸟如何飞行,可惜他没有,所以一个重心不稳,他便像刚喝下魔药变出双腿的小美人鱼一样狠狠地摔倒在地。
幸亏地毯足够厚实。
细长柔软的米色长毛蹭过他的掌心,挠得他酥酥发痒,因此不谙世事的星星理所当然地被转移了注意力,忽视了扭疼的脚踝,反倒开始揪地毯玩。


5.

那边佐助是忽略了摔跤,房主可没忽略楼上传来的响动。
鸣人第一反应是完了完了不会捡了个三体人回来一醒就要发脾气毁灭世界吗?他有点心虚,要是因为天文观测爱好搞出外交问题再来个星球大战那就非常尴尬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会儿,确定能流畅准确地背诵并使用四重叠加守护魔咒,契约灵也好好地呆在体内没有消极怠工后才匆匆上楼,心念着要是发生武装冲突自己一定得carry住全场啊。
是时候强行抢镜,假装勇者,再拯救地球了魔王殿下!
结果他才冲到二楼,却非常戏剧性地停电了…住在乡下的坏处之一,时不时就得用爱发电。
他考虑几秒是先去地下室把柴油发电机拖出来还是去储物柜里找手电筒,最后终于想起了这个世界上有一条基础魔咒叫“let there be light”——连稚龄学徒都会。
鸣人不好意思地摸着鼻子,清清嗓子低声念出了照明魔咒,一颗浅金色的光球聚合在他的指尖,圆滚滚的煞是可爱,柔和的光芒照亮了面前的一小片走廊。他笑了笑,小圆球亲昵地蹭过他的指尖,摇摇晃晃地随主人一起向前走去。
“好了luminary,我们要进去了哟。”他握住门把手,唤了一声光球的名字,光球很是紧张地上下跳跃几下,像是在点头。鸣人被逗乐了,开门时的心情也颇为愉快。
然后他愣住了。
他猜想自己打开的也许不是起居室,而是通往奇幻世界的大门,小小的空间里飞舞着成千上万只亮蓝色萤火虫,盘旋振翅,点燃光芒风暴。可仔细一看却又不是萤火虫,是和luminary一样的光球,只是体积更小,数量更多。
这时,鸣人突然记起了被他挥开那一层浅蓝碎屑,原来它们并没有消失吗?
坐在光芒风暴中心的星星循声回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安静而好奇地凝视魔王的脸,亮蓝斑斓倒映在他的眸子里,就仿佛蕴藏着整个银河,落尽了苍穹所有繁星。
很好,看来以后能节约用电了,也不用召唤契约灵给自己打柔光自拍了。鸣人想。
还有,睁开眼睛果然更好看了。
等等,这是在干什么?显然他注意到了饱受蹂躏的长毛地毯。
算了,长得这么可爱把地毯毛都拔光也无所谓啦。
















——————




写完了这个就给自己写生日车,开心


评论

热度(51)

  1. 神隐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阳光
  2. 秘制南贺川天照烤鱼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Hedwig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秦水连湘拉面的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5. 拉面的番茄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6. 琉歌精十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